【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 转载自   静临吧       @ 艾郁生

     

     

  • 作者的话【此文为全架空,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宫廷背景,因此人物的很多设定都顺应时代改变了,目测是个巨坑,总之祝各位看客用餐愉快XD!】

 

  • 宝宝的话

 

 

 

 

 

好带感的AU坐等喂粮wwwwwwww

 

 

 

 

以下正文。

 

 

 

 

 

 

转载人          阿骸

 

 

 

 

 

 

 

 

 

/////////////////////////////////////////////////////////////////////
时代背景:公元16世纪中叶,文复思潮空前鼎盛的时期,大致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欧洲列国的统治阶层私下里打起了收复土地、扩张疆域与殖民地的算盘,昔日的荣耀与未达成的野望在古老城堡的废墟中蠢蠢欲动……

艾萨临:公元11世纪末横空出世于南欧的年轻王国,由于其颇具传奇色彩的创始者和他的不败神话,历代统治者都相当重视发展军事力量,并且坚信征服造就国家的强盛,艾萨临奉行阶级制度,国王紧握权杖,并将家族支系贵族作为进一步巩固维系自身统治地位的工具,这与其底层民众间自由随性的社会风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艾萨临的平民十有八九都是怪咖,民间由志趣相投的人们自发组织的独色帮比比皆是【以黄巾贼、蓝色平方为代表,唯有“达拉斯”无色,入会无需缴费,没有等级之分,没有固定集会,正因如此,这一团体作为艾萨临标志性的神秘组织而闻名遐迩】,这些大大小小独色帮的存在衍生出了艾萨临特有的街斗文化,虽然这常常令警察们头疼不已,但帮派之间存在着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致对外。文艺复兴这一概念极易产生误导,因为在欧洲许多国家并不存在这一运动,而对于还未在欧洲列强中站稳脚跟的艾萨临而言,现任国王的意外死亡似乎将未来推向了另一个难以预料的明天……
///////////////////////////////////////////////////////////////////////

【以下为艾萨临资料卡】

>>皇室:折原家族

>>家族笺言:Conquer with wisdom.(用智慧征服)

>>家徽:银狐



>>所属洲:欧洲

>>首都:卡萨威尔

>>国庆日:12月21日

>>官方语言:艾萨临语

>>货币:贝尼

>>政治体制:等级君主制

>>宗教:天主教

>>国旗:



>>国花:鸢尾花

>>现王朝:贝尔斯特王朝

(作者的私设手绘

 

 




///////////////////////////////////////////////////////////////////////////////////////////////////////////

 

 

 

 

 

 

 

 

[Chapter 1]

 

 

 

平和岛静雄还记得那是艾萨临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他人生首次即将踏上罗斯海峡另一端的土地,人们习惯以罗斯海峡为界将艾萨临分为东西两块,而艾萨临近三分之二的国土都在东面,首都卡萨威尔自然也在那里,他父亲在宫廷里当乐师,回家的时候总会带些形形色色的新奇玩意,他长年生活居住的西艾萨临相对来说比较小农,虽然他挺喜欢西面的日常,但他知道东面的人常常笑话他们

【可既然父亲已经死了,为什么母亲还要去宫廷当女仆呢?怎么能为了钱跑对那些权贵低三下四呢?我们西艾萨临的人可是有骨气的……】

平和岛静雄越想越气,恨不得当即从船上跳下去,母亲已经睡着了,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弟弟,希望他能趁此机会和自己一起付诸行动,可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你永远也不可能从他的表情读出他在想什么,因为他天生面瘫

算了,还能怎样呢……

他叹了口气,觉得船舱里太过闷热,于是就起身去了船尾

西边的阳光穿破了云层的缝隙,在蓝绸缎般的洋面上撒下一大片金色碎光,刺得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然而海波在后退,光芒尽头的东西也终将消逝在海平线的另一端,这又使他感到有些惆怅

周围人不多,左面背对着自己的那几个似乎聊得很投机,门后头一对男女在接吻,没人会注意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是否从船上蒸发……

他这么想着便蹑手蹑脚地翻过栏杆,在抓着船沿、整个人悬空在海水上方的那几秒,他内心有些犹豫,于是他咬了咬牙便松了手,紧紧将身子蜷成一团,心中祈祷着落水的声响不会引发别人的注意

好在那一刻婴儿的啼哭声盖过了一切

待耳边的世界重新静下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获得了自由
/////////////////////////////////////////////////////////////////////////////////////
平和岛静雄水性不错,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大热天里,他觉得自己就像鱼儿一样贪恋着大海温柔的环抱,咸咸的海水轻拍着他的脸颊和四肢,不仅丝毫不让他觉得陌生,反而像是在欢迎他回到另一个家

草履虫的脑子纵使简单,他也并没有傻到打算就这么游回去,穿梭于罗斯海峡两岸的船只众多,他只想搭上其中一条,目的地根本不重要,只要不是宫廷就行

他朝着太阳的方向游了一阵子,也许是挺长一段时间,反正就在他手脚心的皮肤都开始发皱的时候,一艘过路商船朝他伸出了橄榄枝

——嘿~ 小鬼,你从哪儿游过来的?

——【一】艘讨厌的船上

——听着,孩子,这儿是入海口,不是你家门前的水塘,海盗最喜欢你这么大的小孩儿了,或者说……如果我就是海盗,你要怎么办呢?

——像杰克这样的么?

——是船长!杰克·斯帕罗船长!

商人拿腔拿调地模仿着杰克船长,还捻了捻下巴上并不存在的小胡辫,惹得平和岛静雄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这艘就是黑珍珠号咯~

说着他便游到船边,利索地攀了上去

——那么现在,你要去哪儿,杰克船长?

——我要去不老泉~

——好吧,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他脱下衣服拧了拧便丢给“杰克船长”,双手往脑后一枕,懒洋洋地躺倒在甲板上

/////////////////////////////////////////////////////////////////////////////////////////


——嘿~ 到站了,小家伙,再不起来我就把你装进空酒桶卖给别人~

平和岛静雄扯下头顶上已被太阳的热度烘得半干的麻布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环顾四周——

长木柱组成的码头、纤细的黑色尖舟、蜿蜒的水巷、千姿百态的桥梁……

——这儿难道就是圣米尼克岛?

——没错,美丽又繁华的水上之都——圣米尼克

平和岛静雄二话不说便跳下船,他被眼前的一切深深吸引着——各户人家的窗台种满了鲜花;房屋被漆成了各种绚丽的色彩;一片潮水在圣米尼克大广场铺上一面巨大的镜子,使所有建筑像镶嵌在水晶或玻璃中间,显得玲珑剔透光彩照人;路边商店里的货品琳琅满目,除去类似于狂欢节面具海玻璃等手工艺品以外,还有专门卖骑士装备的铁匠铺子,里面武器的种类多到令人咂舌,长剑左手短剑穿甲剑细身剑弓箭盾牌头盔甲胄……做工精细的还雕上了华美的银狐及鸢尾花图腾,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造不出的

每个男孩儿都有一个骑士梦,平和岛静雄也不例外,可在他流连于铁匠铺的同时,肚子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他身上一个贝尼都没有

【该死,我真笨……走的时候为什么不问“杰克船长”要点钱呢?都说圣米尼克商人个个腰缠万贯……】

平和岛静雄这才体会到独自在外的苦恼,闷热的空气使他口干舌燥,此时他分外想念家乡奈茵尔小镇香甜的牛奶,圣米尼克没有牛奶么?的确没有,圣米尼克不养牛,商人也只会往这里送酒,因为牛奶容易发臭,而酒一般不会

总之先找个地方歇脚吧,至于明天该怎么办那是明天的事,即使现在自尊心和道德感还在使自己为行乞偷窃的念头而感到脸红,到了明天自己的求生本能也会逼着自己将内心最深处的这点恶念付诸于行动

【不,作为一名未来的骑士,我怎么能这么没骨气呢……】

他想起了吉普赛人,这个本就贫困的流浪民族因从事偷窃占卜等故弄玄虚不劳而获的行业而受人们唾弃,他们辛苦逡巡,浪迹各方,艰难营生,与乞丐、小偷混在一起,他们躲不开被驱逐和嫌恶的命运,同一个道理,平和岛静雄可不想给人留下一个“西艾萨临人都是小偷和乞丐”的印象,个人行为代表整体,没有自尊的民族有什么资格让人尊敬?

平和岛静雄身上难能可贵的一点就是三观正到不行,此时他紧锁着眉头,不知不觉走到了灯火阑珊的地方,抬起头望见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孩子站在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桥上,左边是华美的宫殿,右边是废弃的地牢

原来这就是那座著名的叹息桥,过去圣米尼克的死刑犯通过此桥之时常是行刑前的一刻,在接受审判之后,他们被带到地牢中,在经过此桥时最后一眼看到人间美好繁华的景象,从此失去了自由,不自主地发出叹息之声,叹息桥便由此得名

人们坚信这是天堂通往地狱的桥梁,因此除了死囚以外不会有人上去,就算如今左边的宫殿不再是法院,右边的地牢也不再是地狱的入口,人们觉得这座桥所承载过的东西太过沉重压抑,站在上面就会有不吉利的事发生,因此也纷纷对其避而远之

——你信仰上帝么?

桥上的少年仿佛感知到了平和岛静雄的存在,他歪过脑袋,脸上戴着一只狞猫模样的假面

——怎么?你想以这种方式嘲笑宗教的悖理性,亦或是触碰禁忌让你倍感愉悦么,无神论者?

——不,我只是想听听来自人类灵魂最深处的悲叹

——你听到了么?

假面摊了摊手,又耸了耸肩

——听口音,你是西艾萨临人?

——没错,我家在奈茵尔小镇

——奈茵尔……听说那个地方就和它的名字一样美,漂亮的庄园、葱郁的草坡、悠闲的牛羊和马儿……

——是啊,你说的一点没错,所以我才不想去宫廷

——宫廷?你是说……你要去卡萨威尔的皇宫?

假面似乎对此感到很诧异,他从桥上跳了下来并朝平和岛静雄走去

——我爸死了,我妈要去宫廷当女仆,没辙,我只能跟着去咯~ 话说你又是哪儿来的?圣米尼克本地人么?

——本地人是不会去叹息桥的,本地人只会坐在自家门前把脚泡在水里对着你唱歌儿,至于我么……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他瞥见“狞猫”的眼孔里藏着一对妖红色的瞳仁,身上的肌肉组织自动进入了警戒状态

【如果不是本地人,这家伙就是东面来的,但他似乎有意隐藏自己的身份,一般人会戴假面穿黑斗篷么?现在又不是狂欢节,而且从刚才他从桥上跳下来的动作来看这货似乎身手不凡,莫非是刺客?少年佣兵?还是间谍?不不,一定是个无色派(泛指达拉斯)……嘛,先不管这些了,把钱弄到手再说……】

——说起来,圣米尼克的物价真是高昂得离谱啊

——哈哈~ 毕竟这里聚集着全艾萨临最精明的商人嘛

——真是活见鬼,我刚被狠狠宰了一刀,现在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了

平和岛静雄实在不想说自己先前偷偷跳船又没带钱的经历,冥冥中他觉得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假面甚至比圣米尼克商人更危险

——我除去回家的路费也所剩无几了,你也是有够倒霉的,不过一般来说这里没有强买强卖的现象,难道你付钱之前没看标价么?

——不……我是说……我遇上偷儿了,这里的偷儿真猖獗,下次要让我看见,他那只脏手就得残废了……

平和岛静雄觉得脸上发烫,好像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没穿衣服似的,好在对方似乎忽略了他前后矛盾的说辞,及时地心领神会,还用略带笑意的语气完美地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好了好了,你跟着我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弄到点钱

——你不是偷儿吧

——你是指那个偷了你的偷儿觉得良心不安又跑回来帮你偷别人?

——好吧……我知道你不是……

平和岛静雄泄气了,他知道这个假面永远都可以这么游刃有余地把话接下去,一般来说一个人若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应该尽量保持沉默才对,然而这家伙过分随性的答应倒像是在主动节外生枝,他总觉得这一切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更大的阴谋……

他跟着假面走了很长一段路,巷子愈发蜿蜒曲折,周边渐渐开始零星地出现诸如赌场妓院一类的声色场所,幽暗的巷影里时不时传出伴随着拳打脚踢的咒骂声和不绝于耳的惨叫声

——艾萨临就没有一条法律可以管管这群臭虫么……

平和岛静雄一脸嫌恶地皱着眉头,心里恨不得扛根柱子跑进去把他们痛揍一顿

——管了就没意思啦~ 艾萨临的平民是整个欧洲最自由的平民,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像绅士一样拿火枪决斗,这样死的人还要多哩……喏~ 我已经到了,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假面走进了一家酒馆

——出去吧~ 小家伙,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假面没有理会那个叫他“小家伙”的男人,他径直来到吧台前坐上高脚凳,确认了周围没有其他疑似独色帮成员的顾客以后招呼了吧台后的某个小哥,然后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我有你要的情报

——说暗语

——我只是个情报贩子,不是帮内的人

——你不说暗语我怎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我,但你不得不信这个

说着假面从靴子里抽出一卷羊皮纸,上面封着皇室专用的金色火漆腊印

//////////////////////////////////////////////////////////////////////////////////////////


不一会儿,假面便提着一小袋金贝尼出来了

平和岛静雄并没有过问他得钱的途径,心里估摸着十有八九是刚不久完成了任务回去领了个赏,没有鲜明的色系标识,行事低调,没差就是达拉斯的人

——你要去卡萨威尔么?

——唔……嗯

他想了想,经历了这么一天,自己没遇上人贩,也没真的遇上偷儿,反而遇上了肯借钱给自己的家伙,上帝已经够仁慈了,就这么结束人生第一次冒险吧,而且如此轻率任性的出逃行为也太对不起母亲了,她去宫廷也是因为父亲去世,自己一个人在家挣不了那么多钱才……

想到这里,平和岛静雄鼻子一酸,内心顿时被对母亲的歉疚给淹没了

——当路费足够了,大概还多了几个零头,掰开来花也不至于饿死

假面信手把钱袋丢给他

——小心点,别让偷儿再偷了,这年头搞点钱真费劲,都是些抠到死的商人……

他应该不是无色派,因为他靠近自己时身上那股味道绝不是平民的味道,也不像是贵族的味道,而是一种自己从未闻到过却令自己相当反感的……

算了,不猜了,神秘的家伙

——谢谢,你为什么不把你家地址给我?我回去了也好还你钱啊,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在信封上写“叹息桥上的假面少年”吧

——哈哈~ 虽然我想说“就这么写吧,我喜欢这称呼”,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你我的个人信息,因为你不久就会知道的

【这份人情,你也有的是时间还我】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咯?

——就此别过?你还记得进来时的路么?圣米尼克就是个巷子迷宫,坐船自然可以出去,不过这里的船夫比商人更黑心,那些漂亮的小尖舟至少能宰你一两百贝尼

听到这个数字,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牙都开始疼了

——我的天……那你顺路么?

——庆幸吧~ 我明天也要离开这儿了
/////////////////////////////////////////////////////////////////////////
事实证明,多个伴儿确实比一个人快活许多,假面喜欢匕首和短剑,两个人经过铁匠铺子的时候常常不约而同地驻足,钢架上的红色剑身滋滋冒着热气,铁匠满头大汗地将钢胚层叠起来,捶打声响亮而悦耳

­­­­——圣米尼克的锻钢技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瞧瞧那血槽里的花纹~

血槽愈深,剑身愈轻盈,可平和岛静雄并不适合轻盈的武器,他梦想的是一把足够份量、不会被自己折弯、手感粗犷、色泽暗沉的重剑,最好连刀柄都是钢制的

而假面本身透露出的则是一种完全相反的气质:纤细、轻薄、精巧且锐利,他戴着假面,披着黑斗篷,就好像收敛起了自己的全部锋芒

【不管怎样,这家伙绝不是个简单角色】

——我说啊……你的口味倒是和你这个人一点都不符

假面盯着平和岛静雄手里淋了层草莓酱的糖面包说道

——怎么说呢……意外的……少女?

——你很烦诶

平和岛静雄不爽地咬了口面包

——吃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

——是啊,我发现了,你这家伙沸点太低,吃点甜的对你有好处……悠着点,酱沾脸上了

【话说他是怎么发现我沸点低的……】

平和岛静雄疑惑地转身照了照橱窗玻璃

——你骗我……

假面忽的从他背后抢过糖面包,下一秒便拍在他脸上

——嘿嘿~ 我没骗你

他坏笑着,随即一溜烟地逃了

回想起过去这几年,镇里那帮熊孩子已经很久没敢去这么惹自己了,平和岛静雄讨厌暴力,要不是真的被激怒了,他也并不想向人展示自己这身怪力

【可就算是开玩笑,这家伙胆子也大得有点过分啊……】

他抹了把脸,心想着浪费食物可耻,便把面包丢给了周围一群鸽子,然后在路人惊愕的目光之下举起路边的一尊大自己好几倍的青铜雕像便向前飞奔而去

平和岛静雄不知道该叫那个家伙什么,那一刻却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莫名其妙地把他和自己此生最厌恶的虫类联系在了一起

——死跳蚤!!!!!

——卧槽~ 这家伙是人么……噢~ 我是说,你给我起的绰号太难听了

说着假面迅速闪至一边,横飞而来的雕像愣是砸碎了石砖地,他随手抄了把底下的沙子就朝后面甩过去,紧随其后的是一把轻薄而锋利的小刀

平和岛静雄感觉到自己的小臂确实被那玩意戳中了,应该说是在切进去的一瞬间又被系在末端的细丝抽了回去,不禁纳闷这家伙居然关键时刻手下留情,抬臂才发现伤口处血流如注

——小心啊,这玩意的倒刺比刀锋更利呢~

原来关键就在于抽回去的那一手,这种具有双重杀伤力的攻击方式简直让平和岛静雄恨得咬牙切齿,虽然这点小伤对他来说早已见怪不怪

【啧~ 要是上面还涂了毒那就是三重了,该死的!这家伙真想置我于死地么?还是说意图刺探我的深浅?】

他不知道,假面正因为是少年才会开如此幼稚而过分的玩笑,他眼里没有什么黑白对错,只是单纯受好胜心驱使而已

///////////////////////////////////////////////////////////////////////////////////////


追逐战由街巷跃上了屋顶,又从屋顶摔进了废弃的锅炉房;一户人家的菜园中央莫名其妙多了尊耶稣受难像;街角七零八落地躺着酒桶木条,阴沟洞里散发着芬芳,鸽子和老鼠们似乎有些微醺……

圣米尼克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

体力消耗了大半,身体就像一块永远拧不干的毛巾似的疯狂流汗,稍一放缓脚步整个人就几乎要被周遭凝滞的热气给逼疯,就算是平和岛静雄也招架不住如此酷刑,继续追下去对他来说显然已不是明智之举,于是他改变了策略:扔下手中的铁柱子,计划抄小道围堵

他把身子紧贴在拐角一侧的阴影里,意欲趁其不备给予致命一击,可过了几秒便觉出不对劲:先前那股令他反感的味道隐约从后方袭来

他猛然转身,小刀已架上脖子

——我原本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对付你的,可是你瞧,你逼得我差点就要缴械投降了~

假面说话时有些接不上气,充满调侃意味的言辞也因此失去了威胁性

——你可以去掉“差点”二字

平和岛静雄的嘴角勾起暴戾的弧度,他忽地伸手捏住刀身,并在刀尖染上血色的同时将其化为粉碎

战局扭转得太过突然,令平和岛静雄惊奇的是,面对即将落到脸上的致命一击,假面竟没有伸手去挡,只是用那双妖红色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自己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软了下来

——好了,现在如果你揭下面具,我保证不揍你

说这话的时候他想到了某个因患麻风病毁容常年戴面具的埃及法老,心里怀疑是不是每张假面背后都藏着一张可怖的面孔

——啧~ 真拿你没办法

少年缓缓摘下了假面

眼前的这张脸比平和岛静雄想象中要稚嫩秀气的多,感觉甚至比自己还小个半岁,他的肤色白净,五官小巧而精致,两颊因先前的剧烈运动微微泛着红,单看那双妖红色的瞳仁自是很难联想到天使的脸蛋,可事实证明二者放在一起不仅毫无违和感,还契合得相当完美

——初次见面,我叫折原临也

他简单地行了个礼,随后又戴上面具,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折原……这难道不是皇室的姓么……】

呆立了良久,平和岛静雄才终于恍然大悟
////////////////////////////////////////////////////////////////////////////////////////////////
——在你降临于世的那个夜晚,地平线上方悬着一轮巨大的残月,如童贞的少女般圣洁,表面却泛着淡淡的绛红色光芒,似是刚历经血洗一般,与此同时,你的灵魂就不再纯洁,它被染上了罪恶的黑色。也就是说,从出生起,你的灵魂就归于了魔鬼。我是路西法,如今我之所以现身于此,是为了指明你的使命,明日你父亲即将登基,你的使命便是推翻你父亲的王朝,为此,在你降临之时,我与你缔下契约:只要艾萨临在折原氏族手下存在一天,你我之间的秘密就不得为外人所知,知情者必须死去。不在乎你花多久,只要你完成使命,契约就会自动消失。若是不完成使命,契约就会伴随你一生,折原临也

——为何我要因为你的话语而变得罪恶,为何我生来就被你选中,为何要将我折原一族的王朝拱手相让,为何现在就要撕裂浮华,迫不及待地将黑暗暴露在我眼前?

——那你说,为何世间万物都要有个前因后果,起承转合?

——若不是这样,世界不就乱了套?

——难道罪恶是为了让世间万物井然有序而存在的么?

——罪恶的源头是仇恨

——没错,罪恶的源头是仇恨,然而你是特殊的,你的灵魂归于魔鬼,你的罪恶不需要理由。世间多数人类都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大,特别是当一个人有了珍视之物,他会比一般人更为迅速的变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越是想守护心灵的圣地,灵魂就会渐渐的与之无法分割,到了这个地步,这个人就可以轻易的摧毁了,因为人类无法背叛自己的内心。世间多数人会因为自己的道德观将自己的行为囚禁在良知的牢笼里,而罪恶可以伪装成善良,谎言可以伪装成真相。因此,请铭记,当你心中有了罪恶,最黑暗最纯粹的罪恶,没有与仇恨牵扯在一起的罪恶,没有道德,没有良知,没有珍视之物,没有生存的理由和目标,那么你就可以强过任何人,你就是坚不可摧,无所不能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要是人的心灵完全变成你所说的这样,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我并没要求你一定变成这样,只是给了供你选择的途径而已,人生的度量由你自己拿捏。现在你才七岁,若是命令你杀人,你也必定下不去手,因此你需要一名护卫兼命令代行者

此时,窗棂间飘进一缕黑色烟雾,也许用烟雾形容并不那么贴切,反正是一种能在极短时间内如绸墨水般聚合成一定形状,转眼间又像微型飞虫般飘散开来的粒子,它奇特而微妙,不言而喻地使人着迷,完全不像是现实中该有的物质

很快,眼前现出了一名驾着黑马的骑士,黑色烟雾从头盔里冒出来,向外恣意地做着无规则运动

——她叫塞尔提,是无头骑士

——你为何没有头?

只见斗篷的一角散了开来,在骑士左手上变成一张纸,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支鹅毛笔,写起来还不用沾墨,只是写的时候羽毛部分会一点点变短,因而在此期间不停有黑色烟雾聚集到羽毛尾端补充长度

【——二十年前,在天神的战争中,我遗失了头,连带着记忆一起】

——你的肉体不是可以随处飘散么?

【——但头不行,头是重要的东西,一旦头被破坏,我就会死】

——虽说她是你的命令代行者,但你若是违抗命令,她就会杀死你

——对此我没有异议,路西法先生~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可是……很不巧,现在就有鱼儿上钩了

折原临也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扭过头,只见卧室门开了条小缝,人已不见踪影

——是你哥哥

闻言,他刚想冲出门去,就被黑色烟雾化成的鞭子缠住了手腕

——我不能在有第四者的情况下对你说话,塞尔提不能被第四者察觉,所以先告诉我,你能亲手终结他的性命么?

——我可没有这么冷血无情

——从知情的那一刻起,第四方知情者必须在三十天内被杀死,若是过了三十天,他还是没死,那么你就会被塞尔提杀死。杀人要的不是一时冲动,不是紧绷的神经、狂乱的心跳,而是你的决心。杀人是一种门艺术,就算你不杀人,内心若是被恐惧填满,事后又深陷自责的沼潭而无法自拔,那么你迟早有一天会疯掉的

——我无意完成使命,但我觊觎着王冠。我不会杀哥哥,但我乐意看着他死去。一只麋鹿疯狂的逃着命,最终却一头雾水的死了,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啊!纵使我没有让他死的理由,他的死也必定会在宫内掀起轩然大波,而我只是想对那浪花玩味一番罢了。无需多余的三十天,他现在就可以死了

——是,我的主人

折原桐一沿着旋转楼梯拼命朝楼下奔逃着,忽然,他的裤脚管不自然的折了一下子,这个致命性的死亡触发点细微得连始作俑者都没怎么看清楚,他便像玩偶一般滑稽地滚了下去,大厅内弹奏着轻快的钢琴曲,楼梯一级一级,像琴键一般,先是几个跳音,接着拍子越来越快,白黑键交织在一起,手指眼花缭乱地舞动着,最后干脆滑过两个八度,终止于重低音

看着蜂拥而至的乐师、贵族、女仆和爵士们,他扬起了嘴角

折原临也是堕天使,而并非完全的恶魔,至少当他湮没到黑暗里的时候,偷偷把笑容里的东西换成了自嘲

——我是该哭么?可我为何要哭呢?

他哭不出,因为他的心已荒芜

///////////////////////////////////////////////////////






公元1557年,艾萨临



——天佑吾王

教主缓慢而庄重的将皇冠置于折原四郎的头顶上,折原临也站在王座的右手一侧,左手侧是他的母亲折原响子,怀里抱着他的两个刚满一岁的妹妹

宫殿里看起来比以往更具神圣感,折原临也对自己生长的这片地方再熟悉不过,小时候喜欢在深灰色的石板地上蹦蹦跳跳,喊一嗓子整个宫殿内都是自己的回声,罗马柱上的纹路和底座衔接处细密的雕花,穹顶上的油彩就是殿内的天空,坐上坚硬的石制皇座就好像自己真的已然君临天下,即使这里那么庄严,到处都是石砌坚硬而厚重的质地,偌大的空间使人不由感到自身的渺小,却也因此意外的安心

要是就这样被囚禁在这里,纸醉金迷的死去……也不坏呢~

这时,折原临也注意到似乎有人躲在通往正舞厅的拱门外,从他这个角度正巧看得见墙根处的人影

——躲在暗处的人类啊,不管你是不是刺客,都请进来吧

站在红毯两侧的男人女人们纷纷向着折原临也的目光望去,墙边探出一只眼睛,警觉地朝殿内瞟了瞟,似是在踟躇,不过终于还是站出来了

对方也是个少年,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他的神情似有几分焦躁不安,为了强装镇定又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顶着一头略显凌乱的黑发,颇有股桀骜不驯的味道

——静雄!你跑哪去了?弟弟呢?!

人群里跑出去一个侍女,是父亲身边新来的

——快进来,幽!

少年扭头望向门边,他弟弟早已不见踪影

——可恶,幽那小子又溜了

【草履虫果然还是来了啊~】

看着那不速之客,折原临也嘴角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父亲陛下,为何我没见过他?按理说侍从的子女不是不应该进宫么?

——他父亲死了,家里没有监护人才准许他和他弟弟过来的

没有爵位,不是贵族,折原临也知道他的性格倔强、内心敏感、沸点极低

【啧~ 这家伙还比我高,得让他跪下才行呢】

想到这里,折原临也便从圣坛上迈开脚步,踩着铺在石阶上的红毯,一级一级,从容的走下来

——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
……

当折原临也路过时,红毯两侧的夹迎之人纷纷单膝跪地,向他行礼

待他走到红毯尽头,身后所有人都跪着

——王子殿下

那位侍女也跪下了,而她的儿子固执地站着

而此时折原临也正站在他面前,血色双瞳直视着他的眼睛

——快行礼,静雄

平和岛静雄眼里满是怒气,原本并没有屈服的意思,迫于他的母亲,撇了撇嘴,不情愿的跪了下去

折原临也狡黠地笑了笑,随后又对他伸出右手背

殿内一片死寂

大约给人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平和岛静雄放弃了思想斗争

他用一种惊人的力道扯住折原临也的手,继而象征性地用唇轻触了一下食指上的银狐王戒

【宫廷的臭味……皇室的臭味……权力的臭味……跳蚤的臭味……】

从那一刻起,平和岛静雄明白了,这便是现实的宿命

而对于面前这个王八羔子,他在心中暗暗立誓

【总有一天,我会将他的笑容碾成粉碎】
///////////////////////////////////////////////////////

PS:由于原作中临也没有哥哥,因此我的隐意是折原桐一是个虚设出来的人物,把他在爸爸登基前就弄死就是是这个意思





 神tm带感的狂三式安利

评论(3)
热度(24)
  1. 九思✨兴欣山猫屎咖啡品牌官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