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03

  • 感觉还是要打个tag

  • 转载自   静临吧    @ 艾郁生

  • 没有授权截图怪我(电脑嘛电脑

  • 别问我电脑也能截图这件事

  • 好好好我错了

  • 不会截

  • 上文链接  01 02

  • 接上文。

 

 

 

这里阿骸。

 

 

 

 

 

——你瞧~ 父亲陛下,我像海盗么?

只见折原临也左眼蒙着一只黑色骷髅眼罩,头戴一顶饰有金色长羽的三角帽,肩披暗红色丝绒披风,手持一柄精巧的细身剑悠然踱入餐厅

——噢~ 年轻的海盗先生,您威风得简直教国王相形见绌

折原响子温柔地笑着,说实话,这种夸赞对折原临也非常受用,然而母亲的温柔又常常让他感到些许的羞愧,虽说自己爱着人类,但由于这种爱的表达方式比较特殊——平时脑子里尽是打着利用他们的算盘,因此也并没有期许得到什么回报,他知道这世界上打心底里爱着自己的人寥寥无几,就连父亲也不一定……

他在心里惨淡地笑了笑,放下手中的剑,又摘下帽子坐到长桌旁

——两周了,那小子和你相处得不错?

餐前祷告完毕,折原临也怔怔地看着平和岛静雄的母亲给父亲端上脆皮热面包和奶油栗子汤,不料父亲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故意当着她的面这么问了自己一句

——你都禁他足了他能拿我怎样?

——听你的口气,你是讨厌他咯?

——岂止讨厌~

——怎么?你不是号称自己爱着全人类么?

——哈哈~ 我开个玩笑,其实这家伙是个相当不错的消遣工具

【居然把我对禁足令的抗议曲解为讨厌小静,也是佩服你的理解力啊,父亲~ 不过我确实讨厌他,这家伙才不是什么人类……】

他把视线从平和岛静雄的母亲身上移开,低头啜了口浓汤

——哥哥~

折原舞流突然跌跌撞撞地跑进来

——呦~ 你想尝尝面包汤么?

看着妹妹急切地朝自己伸长小手,嘴里咿咿呀呀说着只有她自己听得懂的语言,折原临也无奈只得把她抱上大腿,不料这小家伙竟使劲扯起自己的眼罩带

——啊啊~ 真拿你没办法

折原临也抬手解下眼罩,露出左眼周围一圈触目惊心的青黑色瘀伤

——上帝啊……你的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我自作自受,那家伙的力气……我想你们是知道的,如果我不乖乖站定让他打,他迟早要把整座宫殿掀个底朝天~

折原临也自嘲地笑了笑

——啧~ 能让你头疼的家伙确实罕见啊

——别嘲笑我了,父亲

——万分抱歉,是我教子无方,陛下如要罚就罚在我一人头上吧,实在不行,下次我让静雄他弟弟来当王子殿下的陪读好了,幽倒是个知分寸的孩子,脑袋也聪明……

——不过是孩子小打小闹罢了,你大可不必如此歉疚,平和岛夫人……别的不说,至少这小子是块当骑士的料,临也你怎么想?

——你怎么想我便怎么想

——既然这样,我差遣他做你的侍童如何?

——噗~ 你太坏了,父亲,这家伙绝对会疯掉,不过……我喜欢你的主意

折原临也知道眼前的男人骨子里也流着狐狸血
///////////////////////////////////////////
第二天


平和岛静雄闯入国王起居室时,折原四郎正专心致志地批阅着手里一卷羊皮纸

——有事么,怪力小鬼?

他头也不抬地问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说吧,国王陛下,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收回成命?

——上回临也替你求情说不要禁你的足,我当时还以为你们俩关系很好呢

——你还不了解你儿子么?这家伙有事没事就喜欢卖人情

——据我所知,他对别人可不是这样

——那是因为……

他回想起死跳蚤昨日的恶作剧,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国王陛下】

——进来吧

——禀告陛下,赛芬庭人来了

——宴会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是

——哼~ 一群没情调的急性子……说真的,我实在不想和那种野蛮人签和平条约呐

折原四郎站起身,慢条斯理地穿上侍从手里那条黑底金边的长袍——黑色是艾萨临的国色,正如他们崇拜狐狸一样,总给人一种离经叛道的感觉

——瞧见了吧,我眼下还有一堆麻烦事,没空跟你讨价还价,待会宴会就要开始了,没经验也无妨,临也说什么你就照做吧,日后你的前辈们会教给你一些更加繁琐的事情,比如说……礼仪~

说着他便走出门去

【呵~ 礼仪你妹,我没骂你已经很不错了……若是死跳蚤当了国王,估计也就这副德行吧】

平和岛静雄窝了一肚子火,本想尽快离开这个令他不快的房间,踏出门的一刹那脚底却如触电似的停住了

【见鬼……】

他径直绕过国王的办公桌,钻入后头那面绣有银狐家徽的巨大黑色帘幕,那股令他抓狂的气味果真扑面而来

幕布太过厚重,他眼前漆黑一片,然而领夹上闪过的一道金光却出卖了它的主人

他愤怒地拽过那个笔挺漂亮的小尖领

——喂喂~ 小静是狗鼻子么?

——我并不记得我有答应要当你的骑士啊,垃圾

——的确,如果你所效忠的领主是个铁面无私的家伙,十四年的侍从生涯便是你成为骑士的必经之路,但我并没有强求你啊,别把我父亲的恶趣味怪到我头上好吗?让你这种怪物当侍童,真当我疯了么?

——我要是相信一个没有信仰还终日欺骗上帝的家伙才叫真疯了

——是~ 你可以不信我,可照理说我父亲也没有错,宫廷里那些侍从都是些贵族出生的子女,平民家的孩子一般是轮不上的,你要是安分守己一些还可能会被派去臭气熏天的马厩,嘛~ 你这种头脑简单的生物又怎会懂得隐忍二字呢?而且就算你现在成了马僮,你未来就只能和马粪打交道,一辈子也当不了骑士啦~ 你要是想换个人效忠……看清楚,这里是宫廷,不是妓院~

——闭嘴!

平和岛静雄的额角暴起青筋,差点就朝着对方的鼻子揍下去了

竭力扼制住心中的怒火,他颤抖着松开拳头,又狠狠松开了折原临也的衣领,继而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这一切从开始就是个错误

听起来像头受伤的狮子
//////////////////////////////////////////////////////////////
赛芬庭:西欧老牌军事强国,贝尔德家族当朝,家徽为海鲨,因其拥有欧洲第一的海军舰队,家族笺言:弱肉强食。国色为红色,文艺复兴的到来打开了赛芬庭的大航海时代,航海家和冒险家们【说白了就是海盗】在海外掠夺了大量殖民地。其民族性格奔放狂野,军纪铁血严酷,自从11世纪中叶艾萨临开国——也就是折原舜夜一举将巴尔干半岛连带着 “长筒靴”鞋尖以上部分攻下以来,两国之间因为领土争端断断续续地打了近一百年,虽说艾萨临在军力方面稍显逊色,但靠着折原舜夜给他的子孙后代们留下的智慧结晶【史书里所记载的传奇至今仍未被完全破解】,再加上战略才能的遗传,双方的胜败记录基本持平,然而由于打艾萨临就好比啃硬骨头,啃得很费劲,吃不到多少肉,下肚后还消化不良,以致到后来艾萨临攻打布里克林【南欧石油小国,赛芬庭殖民地】那会儿,赛芬庭甚至都没出动海上支援,直接把长筒靴的鞋尖和鞋尖前的球一并拱手相让了【反正它有的是殖民地】,至此,红黑之战算是告一段落,不过两国的关系至今也不见好,在艾萨临的字典里,赛芬庭被译为野蛮,而他们自己也实在算不上绅士,事实上,赛芬庭人常把他们视作痞子混混
//////////////////////////////////////////////////////////////
众所周知,贝尔德的家族笺言是“弱肉强食”,如今这条凶恶的鲨鱼却主动提出和平二字,为了表达诚意,他们甚至要求敌方把这场危险的宴会设在自己的地盘,这未免让狐狸们感到有些啼笑皆非,当然,条约是铁定要签的,警卫也是必不可少的

待两位国王各自把手放在圣经上起誓并签下永久和平条约后,宴会便开始了,折原四郎送了只鸽子派给凯冯七世,一刀切下去鸟儿都纷纷啄破派皮从里面飞出来,引起一阵满堂喝彩

——噢噢噢~ 和平万岁!艾萨临万岁!

弄臣带头嚷道

——赛芬庭万岁!海鲨万岁!

——银狐万岁!

——小心点儿!痞子家的傻鸟在乱拉屎!

——那是和平之雨,淋到了是你们的荣幸,野蛮人!

喊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厅堂内,然而这对于刚获得新身份的平和岛静雄来说并没什么值得兴奋的

——玩过马上长枪么,小静?

——怕是没这资格

——你瞧对面那家伙,就是浑身肌肉的那个大块头

——他怎么了

——待会吃完饭以后,他们肯定要举行长枪比赛,目测野蛮人那边的杀手锏就是这货了,到时候我派你上,好好挫挫他们的锐气

——可我只是个侍童

——确切地说,你是我的侍童,我能赋予你权利

折原临也转头凑到平和岛静雄耳边,压低了嗓音继续说道

——你也想看到海上霸主那一脸屈辱又不甘的蠢样吧~

——在此之前,我能先和你比试一场么?想必深谙骑士之道的王子殿下早已练就了一身精湛的骑术吧,可我是第一次上马诶,万一摔下来岂不是丢了你的脸?

——给我来杯莓子果奶,侍童君~

折原临也假装在四处看风景,心里估摸着自己要是吃上这怪物一枪,接下来几十年多半就得靠人背了,硬碰硬可不是自己的作风

——去死吧,胆小鬼!

——要冰的~

平和岛静雄愤愤转身去摆放饮品的长桌上拿起一杯莓子果奶,杯壁上冰凉而湿润的触感顿时沁入掌心,杯体仿佛在微微颤抖,他真怕自己一气之下捏碎了这只小巧精致的杯盏,为了让体内的猛兽停止叫嚣,他报复性质地将莓子果奶一饮而尽

【哼~ 这次轮到我整你了】

他重新拿了个空杯子,在杯壁上抹了层酸橙汁和莓子酱,倒了半杯牛奶,继而把手探向了度数最高的冰镇甜酒……

最终成品乍眼一看和莓子果奶相差无几,这令他十分满意
//////////////////////////////////////////////////////////////////
莓子果奶:一种风靡于艾萨临上流社会的奢侈品,不过由于这玩意儿的发源地是宫廷,而宫廷秘方向来不外传,因此大多数土地贵族们喝的都是仿制品,正宗的莓子果奶接近杯壁的部分呈微微凝固的状态,莓果的色泽由贴近杯壁的部分向中心均匀过渡成醇厚的乳白,烘烤时需要极其精准的温度与时间控制。

/////////////////////////////TBC/////////////////////////////////


平和岛静雄回到餐席的时候,弄臣“笑面狐”竟摆着一副扑克脸,他头戴银白假发,发丛里探出两只软软尖尖的狐狸耳,酒红色灯芯绒马裤后边吊着一条白绒绒的大尾巴,两侧眼皮上各画有一只狭长蓝眼——这家伙平时就习惯把眼睛眯成一道弯月,此时看起来就好像睁开了似的

他在中央过道上边朝四周打量边徘徊,脚步轻得似是底下有肉垫

——这里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究竟是哪个愚蠢的国王趁某人死了往墙上一个劲刷金粉?说多少次了,某人不喜欢金色,还有……鲨鱼的气味

说着他轻轻翕动了一下鼻尖

——噢~ 看来您老对五百年后的境况不太清楚呢,银狐大人……如今这世道,人善被人欺,人蠢被人屠,恶人没有恶人磨,英雄也喝洗脚水,佣兵团里尽是小偷强【度】奸犯,您不去关心关心自己的好老百姓,却在这儿埋怨自己的象牙塔被刷了层金粉

一位赛芬庭伯爵毫不客气地挖苦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鲨鱼先生,不过某人现在不是国王没法管事,况且某人的臣民当年也是这种尿性,某人早就习惯了,别以为某人躺在棺材里就听不见外边的流言,“银狐大人吃的是冰块,拉的屎无色无味像琼脂块儿”“银狐大人表面禁欲私下里其实是个基佬兼受虐狂”“银狐大人睡觉都穿贞操带”“银狐大人……”

笑声一浪高过一浪,逐渐淹没了整个大礼堂

——贞操带是啥?

平和岛静雄随口问了一句,一边将 “莓子果奶”放上桌

——哈?我还以为小静不会对这方面感兴趣呐~

折原临也笑着拿过杯子,晃了晃里边的液体,斟酌了片刻才开口说道

——比方说,某个漂亮的贵族小姐要去参加一场舞会,她若是不想在舞会结束后被自己的舞伴拖上床就可以往自己腰间系根红丝带以传达这种暗示,女人系红丝带,男人系红皮带,管他什么带,只要是红色的就行,你要想系根猪大肠也没人管你,而且猪大肠比腰带什么的管用多了,红腰带会让人想入非非,而猪大肠只会让人退避三舍

平和岛静雄隐约记得以前路过一家妓院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妓女腰间系着红丝带,张开大腿不是她们的职业么?她们也有不想做的时候?

也许正是因为她们靠这个吃饭才会对此感到厌倦吧,毕竟妓女也是人

一定是这样的

平和岛静雄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瞬间涨了姿势
///////////////////////////////////////////////////////////////
金色:欧洲自古就把金色视作“上帝的颜色”,因为金色是最接近太阳的颜色,而且金色能反光,包括宝石和教堂里的彩色玻璃,起初并不是权贵财富的象征,而是因为欧洲人的美学观念里相当注重光感,直到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开始回归自然,而金色恰恰阻碍了这种脚步,这时宗教壁画才避免了千篇一律的金色背景,即便如此,金色在人们心中圣而至高无上的地位依然无法被撼动,这便是为何宫殿总是金碧辉煌的原因,然而银狐作为艾萨临的首任国王却偏偏不喜金色,虽然在他死后画家工匠们依照教会的意愿重新把金色变成了殿堂庙宇的主色调,但银狐的这种“叛逆”却成为了艾萨临的一种民族精神代代传承了下来,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艾萨临人普遍是怪咖——和贵族一样,艾萨临的平民在人身、言论以及宗教信仰上都享有高度自由,也正是因为这种自由,艾萨临的治安一直都不太景气【譬如说,由于犯罪的高发期一般都在夜幕降临之后,很多国家都会在特定节日前后实行宵禁,但艾萨临就没有这个惯例】

甜酒:气味芬芳而醉人,冰镇后口感更佳,刚入口时大部分酒精的味道都被甘冽取代,紧接着便在喉咙里留下轻微的灼烧感,此时口腔内的凉意还未挥发,这时饮用者会对其产生轻微上瘾的症状,然而它的危险之处在下肚后三十分钟方才真正体现出来,酒力好的成人在多次饮用后尚能抵抗后劲,未成年人则不宜饮用
////////////////////////////////////////////////////////////////////
眼前的世界渐渐变得瑰丽无比,仿佛被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玫瑰金

——呐~ 小静,我好像在做梦

——没错,你就是在做梦

某草履虫的语调听起来似乎也比往常轻柔了许多,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想靠到这家伙怀里的冲动,然而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时却感到了一丝沮丧,沮丧得有那么一瞬想哭

一半是为自己竟不争气地产生了这种软弱的念头,一半是为这种念头的荒诞无稽

【可恶……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明明……是只怪物】

他想在心里以自嘲的姿态一笑了之,像往常一样,把那声细如蚊蝇的尖叫扼杀在摇篮里

【是的,我每次都能做得毫无破绽,小静不过是只草履虫罢了,只是比预想中的顽固,以至于让我花了太多心思织网,总有一天,这家伙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不……是骑士,他会成为我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剑,可现在我这是怎么了?网上的丝乱七八糟缠在了一起,这简直是个噩梦,你在做什么,折原临也?快振作起来!】

然而他却露出了马脚——他真的笑出了声,笑面狐在前边儿倒立着唱歌,就好像正巧把他逗乐了似的,这使他好歹没觉得难堪

——狞猫,狞猫,黑长耳毛!跳得高高,扑杀飞鸟!

他挣扎着甩了甩脑袋,眼前便出现了叠影,于是只得脱力地把后脑勺搁在椅背上

平和岛静雄不知道折原临也在酒力的作用下看到了怎样一番幻景,他本意是想让死跳蚤睡上一觉好暂时不用看到那张恼人的笑脸,谁知几分钟后,这家伙居然克服了睡魔,并伸手去够桌上的餐刀,两回都抓了个空

——嘿~ 你是一把剑……不是一条虫……别在我面前扭来扭去……小家伙

说着他一把握起了餐刀,手臂猛地一挥,刀尖直指平和岛静雄,仿佛真的握着把剑似的

——刚才小静说我是什么来着……

刀尖在距离眉心一寸的地方画圈,想必这醉鬼又看到叠影了

——胆小鬼

——噢~ 是的,是的……你骂我胆小鬼……不过……你敢赌么?胆小鬼……现在……就能……撂倒那条大鲛鲨

他再次将手臂一挥,刀尖转向了对面长桌的那个惹人注目的赛芬庭“巨人”——赛芬庭人的体型本就魁梧,这家伙坐着还比两边的骑士们高上一个头,臂膀厚实宽阔,拿着“迷你”刀叉切小牛排的样子莫名喜感

相比之下,艾萨临贵族们则普遍有种雅痞气质,赛芬庭骑士在自己本国习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艾萨临宫廷菜肴对这群大胃王来说显然只能塞塞牙缝,在他们的固有观念里,反正食物下肚了终究会变成屎,小而精致等价于华而不实

——赌啥?

反正醉酒之人的承诺和放屁无异

——【一】把货真价实的骑士剑……我让铁王艾瑞克……用亚力克斯纯钢给你量身……定制

——亚力克斯剑!你说真的?

——是的……别看我这样……言出必行可是我的人生准则

他丢下餐刀,醉醺醺地伸手拍了拍平和岛静雄的肩

——既然这样,那你想要什么呢?我并不认为我这儿有你得不到的宝贝

——如果我成功了……等天黑了……你得跟我到阁楼上……我们可以躲在那里玩上一夜……谁也不会找到我们……谁也不会……

【该死,这家伙疯了!】

虽说醉酒之人的承诺和放屁无异,到时候就算他硬拖着自己上去甩开他也不成问题,可万一这家伙酒醒之后还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可不想被自己最讨厌的跳蚤扣上“癞皮狗”的美名,退一步说,如果拒绝打这个赌……那和大喊一声“我是胆小鬼”有什么两样?

——堕落天使,鬼影骑士!长夜将至,狞猫步止!低头舔舐,举头吟诗:“迷失,迷失,人类都是白痴!”

笑面狐仍在怪腔怪调地唱着《暗夜里的狞猫伯爵》,鸡蛋飞旋着从他的一个鞋尖儿跃至另一个鞋尖儿

——好吧……我答应你

【话说这和让死跳蚤和自己比马上长枪不是一个道理么?莫非这家伙压根没醉,只因为对胆小鬼三个字耿耿于怀就想用这种方式以示回敬?承认吧,平和岛静雄,你也是个白痴……】

他气恼地挠了挠头,并在心里咒骂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干出类似于整蛊阴谋家的白痴行径

——嘿嘿~ 你就等着好戏上演吧

折原临也狡黠地咧了咧嘴,随即稳稳端起面前那碟蒜泥酱

中央过道上人头攒动,他猫下腰在马裤与裙摆之间穿梭,眼前的世界仿佛泡在酒杯里似的,动作越大越是晃得厉害,好几次他都差点把盘子里的东西洒到别人身上,于是他不得不摸着地前行

终于,他眼前出现了红黑底纹金色镶边的桌布,于是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仿佛餐桌底下藏着条密道似的

【完美的作案空间~】

他隔着块桌板听到赛芬庭骑士们在头顶上放声大笑并互相干杯,眼前陈列的一排粗如小树干的小腿和巨大马靴使桌下的空间显得有些局促,折原临也庆幸着自己是个瘦子,一边开始着手实施作案: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卷银丝——随身携带轻便武器是他作为一名情报贩子的自觉,他先将丝线往右前方那条桌腿中点处的凹槽里系了个圈,接着以逆时针方向绕过其余三条桌腿,巨人骑士恰好坐在最靠左的位置,他小心翼翼地将胳膊伸过小树干的间隙,将线圈从他小腿后边拉过去之后系在了左侧第二把座椅的腿上,重复了两遍这样的劳动之后,他又将两两挨着的椅子腿各自捆在一起,整个过程费了他不少功夫,眩晕感使他的视线无法对焦细小的线口

骑士们一激动就会跷二郎腿,他真怕被踹到额头

他抹了把额角的汗,用食指沾了沾蒜泥酱,放进嘴里吮了一小口便把余下的均匀倒在了巨人的马靴周围,如此一来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夜幕降临,狞猫觉醒!小心~ 小心~ 掩上窗棂,闭上眼睛!

他从长桌底下钻了出来,挂起脸上惯常的微笑向“巨人”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由于这是一种下级对上级或同级之间的礼仪,对方见状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不料脚底向前一滑,他咒骂着按住桌子试图把自己粗壮的双腿从桌板下那个狭小的空间里释放出来,结果猛地绊到了小腿后面的那根银丝,长桌重重地向前倒了下去,醉醺醺的骑士们纷纷被他们屁股底下的座椅掀翻在地,有个反应快的及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猝不及防地被旁边的猪队友抓住了胳膊,于是也摔了个狗吃屎——他精准无误地亲上了前面那人的屁股

厅堂内一片哗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得胜者一脚踩上“巨人”小山似的宽厚脊背,然后顽劣地在上边一面疯笑一面蹦跳

——下来,折原临也!

国王难得一见地发怒了,折原临也瞧见他头顶上金灿灿的王冠,一时兴起从口袋里掏出小弹弓,弯腰从浸泡着肉汤的地板上拾起一只焗蜗牛

——父亲陛下……您的帽子可真……漂亮~

说着他松开了皮筋,“啪!”,焗蜗牛正好黏在最硕大的那颗黑宝石上,王冠从折原四郎头顶上滑落下去,闷闷地摔入地毯的怀抱

一时间,全场的人都愣住了,过了几秒,赛芬庭国王凯冯七世指着旁边的折原四郎大笑起来,随即笑声便像定时炸弹一般在赛芬庭人中间爆开,一时间,整个大礼堂再一次被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声淹没

——幽林古堡,亡者轻笑,狞猫尖啸,脑袋掉掉~

折原临也优雅地行了个谢幕礼,随即拉起平和岛静雄从礼堂内飞奔而出

////////////////////////////TBC//////////////////////////////////

 

 

 

我好勤奋哈哈哈哈哈

说着说着就不想继续发了orz

下周末我继续发啦!

(开心吗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