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04

  •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

  • 一发就4次,我也是很可以的。

  • 关键这话好tm甜。

  • 转载自   静临吧   @ 艾郁生

  • 上文链接   01  02  03

  • 以下正文

 

 

 

 

这里阿骸。

 

 

 

/////////////////////////////////////////////////////////////////////////////////////////////////////


——七层地狱!你给我停下,死跳蚤!禁足期还没结束呐!

——你说的……小静,你说这是梦

——我骗你的,蠢货!

——可是……你瞧……外面下雨了

折原临也前言不搭后语地应道,侍卫们的脚步声紧逼而来,情急之下,平和岛静雄本能地捂住他的嘴并拽着他躲至墙后,待脚步声远去了才放开他

——捉迷藏玩得开心么,小鬼们?

蓦然回首,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和赛芬庭“巨人”差不多高的魁梧黑影

——【一】条烤焦了的……鲨鱼?

折原临也喃喃道,汹涌袭来的酒力使脚下坚实的地都开始摇摆不定,他的脑袋又晕又沉,仿佛里面装满了甜酒,于是只得将它搁到某草履虫的肩上

——不是鲨鱼是黑色七芒星哟~ 小王子

——什么啊~ 原来是佣兵团的……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啊……我都快忘记我的名字了,十年前我还在逃往艾萨临的途中,像刺客一样戴着兜帽蒙着面罩,你们白人只有不知道我的肤色时才会问起我的名字,不过如果你们高兴的话,可以叫我赛门

黑人佣兵的口音很古怪,说起话来像是在唱歌

——为什么要来艾萨临?

——你们喜欢黑色,没准儿也会喜欢黑人~ 而且听说这儿的空气有股自由的味道

——嘿嘿……我就知道……你们都爱闻银狐放的屁

折原临也皱着眉头干笑了两声,接着继续说道

——可现在就连这都成了我的奢望……唉~ 我这王子当得还真是可怜呢

——想出去的话就把自己装进酒桶,放心吧~ 小王子,我的雇主不是你父亲陛下,把你交给他对我来说毫无裨益

——万分感谢……赛门先生……另外……请给我的侍童君也准备一个酒桶吧……这家伙死脑筋暴脾气……需要让雨淋淋脑瓜子~

——吵死了!
//////////////////////////////////////////////////////////////
比武大会的竞技场被建在后花园南侧的沙地上,侍从们正紧锣密鼓地为此做着最后准备,因此当赛门扛着两个酒桶走出宫殿时,两个侍卫甚至都没瞟他一眼

台阶尽头平整的方形草坪上蒙着一层水光,边上一圈绚丽的花儿在风中无声地飘摇,中央矗立着一根十米多高的罗马柱,顶上刻着姿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狐狸,它们是艾萨临历任国王的化身,远处是一座巨大的灌木园,作为其与外界的天然屏障,高大的毛榉树上已挂满了橡子

他将酒桶放在一丛开得正烂漫的鸢尾花底下,两人随即把脑袋上的盖板顶开一条缝,小兽物似的眨巴着眼睛四处窥探

——别玩得太疯哟,小鬼们,回头小心被狐狸陛下打屁股~

——嘛~ 我长这么大只被我的侍童君打过

折原临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肿胀的左眼

——你这不是在变相地说自己欠揍么

平和岛静雄没好气地回敬道

——至于他就更不用担心了……这家伙皮厚着呢

——打架可不对对哟,小狮子~

黑人佣兵胡乱地揉了揉小狮子的鬃毛,用一种陌生的语言哼起异乡小调,两手拨开湿漉漉的树叶和枝桠,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那高大的背影随即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小狮子……噫……感觉怪怪的……还是小静好听

——好听你大爷,我叫平和岛静雄啊魂淡!

——啊啊~ 不用跟我反复重申这一点……我知道你是魂淡……

他趁平和岛静雄的拳头落到脸上之前跳出酒桶撒腿就跑,草叶上的积水打湿了他的裤管,鞋跟以上一片立马被溅上了泥点子,但此时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甚至忘了自己是个王子,泥土裹挟着花香,花香环绕着青草,青草夹杂着水雾……他想,这大概便是自由的气味

平和岛静雄时不时低头闪避过挡在眼前的细枝蜷蔓,也许是由于酒力仍未消退的原因,前面那跳蚤逃窜起来远不如以往迅捷,于是他加快了奔跑速度,打算趁早逮住这家伙免得他摔个狗啃泥,结果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小路中间忽然跳出一只癞蛤蟆,折原临也脚跟一滑便向后倒去,平和岛静雄本觉得就死跳蚤这小身板自己肯定托得住,然而他忽略了惯性与反作用力,不免以背部着地的方式和泥浆水来了个亲密接触,成了折原临也的缓冲垫

——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冰凉的雨点打在脸上,又汇集起来流进耳朵,平和岛静雄撩了把刘海,让水珠从额头上顺着发丝滚落到泥塘里,怔怔地望着鸟儿从林间飞过,不料躺在自己身上的那家伙兀地翻了过来,眯着妖红色的双瞳死盯着自己的眼睛

【妈(度)的,臭死了】

——你瞅啥?

——瞅你在想啥

——那你说说看吧

——跳蚤的一百种死法?

——噗……算你有自知之明

——哈哈~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啦……话说你脸红个毛线……

——因为你太臭了……臭得我缺氧……所以快给我滚下去啊魂淡!

平和岛静雄捏住鼻子别开脸,伸手一把将折原临也推开,这本不是什么耗费体力的事,然而他站起身时才发现自己早已出了一身汗,心脏还在狂跳不止

都怪那该死的臭味,那双恶魔一般的红眼睛,祝它们早日被乌鸦啄出来吃掉,还有那欠抽的嘴角……噢,见鬼!我在想什么……

——狞猫,狞猫,黑长耳毛~ 跳得高高,扑杀飞鸟~

折原临也一边蹦跳着向前走去一边哼起《暗夜里的狞猫伯爵》

——说起来,你似乎对狞猫情有独钟啊

他脑中浮现出叹息桥上的那个狞猫假面,不禁为命运的一连串机缘巧合而哑然失笑

——那是因为……狞猫有顺风耳啊……敏锐的听觉能使你联想到什么……没错……是情报贩子~

他刚说完,远处便隐隐传来狞猫幼崽的哭声,平和岛静雄循声踏入苍翠的苜蓿丛中,冷风忽地迎面吹来,夹杂着一股糜烂的腐肉气味

也许那里前不久经历了一场厮杀,而雨水会加快动物尸体的腐坏速度,这么想着,平和岛静雄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他讨厌见到血腥场面,而最终呈现在眼前的一幕也确实让他差点吐了出来——狞猫妈妈的腹部被完全撕裂了,肚肠和内脏露在外面,旁边围绕着密密麻麻的苍蝇,一只乌鸦停在它脑袋上啄食它的眼球,空掉的眼窝里蠕动着肥胖的白蛆,而那两只小崽子还在拼命吮吸着她的乳头……

他屏住呼吸,上前抱起那两只小奶猫——【一】只棕黄一只纯黑,都是雄性

——我对猫不是很感冒,你喜欢我就两只都给你

——哈? 你可是发现者诶……而且狮子也是猫科动物吧……作为一只大猫……你怎么能不喜欢小猫呢?

说实在的,平和岛静雄一直都想养匹狼,过去在奈茵尔的时候每当他在半夜听到坡顶上传来悠长渺远的狼嚎声都会在心中暗暗祈祷它们不会被邻居或猎人剥皮,好在这种生物总是能机智地避开捕狼机和番木鳖,落入陷阱的普遍都是些小狼,一开始父亲打算杀掉小狼,他就向父亲求情:“狼是会记仇的,若是杀了它们的幼崽,它们就会变本加厉地咬死我们的羊羔,若是放了小狼,它长大了还可能知道报恩。”狼是一种群居性动物,但他向往的是独狼身上那股血性,在他眼中,独狼代表真正的强者

——好吧,那这只黑的给你,黑化狞猫可不多见,至少我这辈子没见过

——不……你已经见过了……我不就是一只么……要不要我喵一声给你听啊~

——不了,你还是继续唱你的狞猫伯爵吧

说着平和岛静雄把奶猫丢给他,又把手里的那只顶到头上,这使得它立马安静了下来,并开始用小爪子玩主人的头发

——迷失,迷失,人类都是白痴……呐~ 小静,你会给他取名字么?

——这种事太费脑细胞了,我可不想给他起个烂大街的

——这货挠得我好痛……我是不是应该叫他小静啊?

他摊出手腕,只见那深深浅浅的爪印已在白皙光洁的皮肤上泛红凸起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恶趣味啊……黑猫性子野,以后有你受的,要是我的话,我会叫他闪电

——啊哈~ 听起来好酷……那你的就叫沙暴吧

于是两人对自家猫儿的名字感到颇为满意,与此同时天也开始慢慢转晴了,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斑驳地洒下,林间雨露化为无数细小金光,渐渐地,他们望见了林子的尽头,眼前的世界被一点点染上温暖明丽的色调,这使得他们不由加快了奔向光源的脚步

——我看到了天鹅!

——嘘……小声点……你害得我又被闪电抓了

平和岛静雄揉了揉眼睛,甚至有些怀疑眼前的一幕是不是幻景——那是一片开阔而僻静的林间地,中央坐落着一潭天鹅湖,湖水幽幽地泛着绿,阳光将水波蜿蜒的倒影映在湖底的沙石上,天鹅在湖畔惬意地划水,周身散发着氤氲的乳白色光辉

他一直以为这种画面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里

——要进去和天鹅一起洗个澡么?刚才摔了一身泥的说

——不……不用了,我要回去泡热水澡

——欸~ 小静还真是无趣呐……难得来这么一次……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暂时把闪电托付给你啦~

他将奶猫丢还给了平和岛静雄,在跑向湖边的途中利索地甩掉鞋子脱去衣裤,然后赤身裸体地跳入水中

那一刻,他仿佛拋去了一切关于自身的固有定义,不再是被笼罩于金光之下的王子,不再是叹息桥上神秘的假面少年,不再是口吐莲花颠倒黑白的情报贩子,甚至不再是恼人的死跳蚤,他是折原临也最本源的状态,就像是一株正在雨后初阳里恣意生长的洁白花茎,淡金色的光带在男孩身上缓缓游弋,勾勒出纤细流畅的轮廓

不知过了多久,嘴上冰凉湿润的触感终于使平和岛静雄回过神来,闪电正用前爪扒在他胸口舔他,见他注意到了自己便歪起脑袋和他对视

——噢……别这么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喵?

——好吧好吧,我把沙暴给你

说着他一手托起头顶上的沙暴,和闪电一起放入草丛

///////////////////////////////TBC///////////////////////////////

座钟敲响了第十下,也许是由于良心作祟,平和岛静雄拿着一本《英雄纪元系列之骑士篇》读了半天没翻页——那天后来由于折原临也死活不肯回去,他又懒得和一个神志不清的家伙浪费口舌,于是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一】拳揍晕了他,回去以后把他丢给了其他侍从,自己去泡了个澡,出来以后撞见了密肯大学士,被对方问了几个关于王子殿下溜出宫殿后的行踪问题,他基本都说了实话,除了供出那名高大的黑人佣兵——他不擅长撒谎,正支支吾吾地挠着头找理由,学士倒也没因此难为他,只道出折原临也染上风寒的消息便蹒跚着走开了

【跳蚤殿下一有三长两短就怪我咯……】

结果他还是抱着闪电和沙暴去了他卧室——俩小家伙已被喂过羊奶,现下正安静地舔舐着彼此的尾巴

折原临也还没睡醒,露在被子外的一条胳膊上有几处水蛭留下的咬痕,他的刘海被掀了上去,脑门儿上盖着块湿毛巾,他的脸颊泛红,两片苍白的嘴唇因鼻子不通气而微启,整间屋子静得只剩下他轻浅的呼吸声

平和岛静雄上前揭开他额上的毛巾探了探温度,指背瞬间被覆上一层灼热,就好像他脑壳底下藏着一团翻滚的岩浆

——切……区区一只跳蚤,真是麻烦死了

他又想起这家伙趴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感觉——当时有一种想要抱他的冲动,他觉得紧张,他讨厌手足无措的自己,就好像是为了对一件物品宣誓所有权似的,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把自己最讨厌的生物归为己有,他也知道折原临也不可能属于他一个人——他是王子,他属于宫廷,他属于那个尔虞我诈的世界,只是在那一潭脏兮兮的泥浆里,他感觉他就是自己的,时间走得很慢,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感觉到他的呼吸随着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喷洒在自己颈间……有那么一瞬,他以为自己也跟着一起醉了

【我最近没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想着想着,那种感觉便愈发真切起来,他赶忙移开视线,使劲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

壁炉里的火舌越窜越低,一阵冷风刮入窗棂,倏地吹灭了屋内的色彩

他放下猫,转身打算去柴房搬捆木头,不料刚抬脚便被扯住袖子,回过头对上了折原临也半死不活的视线——他的瞳仁失去了高光,由以往的妖红变为了绛红

他张了张嘴,想叫一声小静,那个简单的音节却愣是梗在了喉头

【哈~ 居然就这么失了声,还不是托小静的福么?这蠢货老说要让上帝诅咒我……】

——老密肯说你感染了瘟疫,活下来的几率比被闪电劈中还小,对此我表示非常遗憾

——可我已经被闪电劈中不下十次啦~ 小静,当你学会说谎的时候,世上就没有人不是骗子了

他哑着嗓子应道,并抬手看了看腕部淡青色血管周围醒目的红色爪痕

——你明知道我在你杯子里动了手脚为啥还要喝?

——想尝尝醉掉的滋味

——味道如何?你还记得那时的事么?

——有些记得有些记不得,那时候周遭的一切都开始飘忽不定,像泡泡一样美好而梦幻,虽然头会时不时地痛一阵,但真的很想溺死在那里面,你试过一次就知道了

——死跳蚤你弱爆了,酒品烂不说,淋个雨还能生病,你是玻璃做的么?告诉你吧,我是不会醉的

——你怎么知道?谁说怪物就一定会喝酒?

——我就是知道

平和岛静雄执拗地揉了揉沙暴的脑袋,这使得后者眯缝上眼睛,并在那层柔软的栗色皮毛底下心满意足地咕噜起来

——话说回来,你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吗?

——是的,在这一点上我没骗你,醉酒之人不会撒谎

——好吧,我以为你还不至于醉到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地步

——哈……那是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没做过梦,我猜这一定是件非常刺激的事情,因为我哥哥过去老是半夜被自己的噩梦吓醒,老奶妈说做梦就是灵魂出窍,我想我一定是个没有灵魂的家伙

说完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平和岛静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本可以说这是上帝对于无神论者的公正裁决,但事实上这段话让他感到有些莫名难过,他在心里说服自己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便没有出言安慰他

——好冷……夏天才刚结束,为什么天一下就变这么冷?

折原临也用力擤了擤鼻子,湿湿粘粘的眼泪立马跟着一起盈了出来,这使他觉得自己像个爱哭鼻子的小屁孩——他过去都没怎么哭过,却偏偏在那个怪力笨蛋面前出丑,想到这里,他沮丧地把头闷进被窝里试图在上面找到一点阳光的味道,即便如此他还是抑制不住身体的瑟缩,天鹅绒被又厚又软,可一点都不能使他暖和起来

——炉火灭了,我去搬捆木柴

——喂喂~ 突然变那么好是闹哪样……你是在可怜我么?

——作为你的侍童为你做事也是应该的吧,我说你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不……没什么……你去吧……我想……我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

他没想到自己竟会语无伦次,带着鼻音的语气真像刚哭过似的,待平和岛静雄带上门后,他在被子底下把身子蜷缩成婴儿状,头比醉酒的时候晕得还厉害,体内的热量正在随着每一次浑浊的呼吸逐渐消散,他觉得自己糟透了,却在心里祈祷着不要有人推门进来,甚至希望自己可以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

——是你在惩罚我么,路西法?

他仰面翻过来,用自己病态苍白的手去触碰空气中无形的黑暗,然而回应他的只有闪电——这回它没有挠他手腕,只用毛绒绒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脖颈,而后顺势往被窝里钻了进去

——啊……我忘了还有你

他捏了捏那小白爪子上的肉垫,打消了关于死亡的念头
//////////////////////////////////////////////////////////////
平和岛静雄在外面多吹了一会儿风,尽管夏天才刚过去,但艾萨临东部的昼夜温差很大,卡萨威尔的天气远不如奈茵尔那样温和,他掐指一算,距自己离家以来才刚过了一个月,可事实上他常把这一个月错当成一年,关于奈茵尔的记忆已经变得朦胧而遥远,他还记得,故乡的风是软的,而卡萨威尔的风就和银狐的脸蛋一样清冷而飒然,起初他还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叼着草茎躺在树荫下被前者亲吻脸颊,现下他倒觉得或许后者更适合自己,因为它总能使自己纷乱的思绪快速冷却下来

然而转念一想,胡思乱想这种麻烦的习惯到底是从何而来的?自己原先明明是一个行动先于思考的生物,虽说较之从前,现在的自己已经能稍微控制一点脾气了,宫内的精贵器物至今一件也没有被糟蹋也实属奇迹,但脑子里老会不由自主地揣测起那家伙的心情又是什么鬼?

想到这里,他不禁单手捏断了一根木头

他进门的时候,折原临也没动也没说话,整个人还缩在被子里,他沥了些灯油在原先未烧尽的木柴上并用火棍点燃了它们,把新搬来的那捆丢进壁炉,又拿立在墙角的铁叉把交叠着的那几根支开间隙,整间屋子便再度被笼罩在了温暖的橙色光晕之下

——现在还冷么?

他试着打破屋内的死寂,回应他的却只有一对琥珀色的猫眼,于是他抱起那只小东西打算就此离开,结果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被子里的病人终于抵不住肺部的瘙痒,攥着胸口拼命咳嗽起来

——现在暖和多了……谢谢你……小静……快回去睡觉……做你的梦去

——你说谎

——你说啥……

——我说你是鸵鸟么?别以为把自己藏在被子里我就看不出你还在抖抖抖抖个不停,等等……你在哭么,死跳蚤?

——我没有!

本想吼出来的三个字到了喉咙里却成了尖叫,他破了音,在接踵而至的疯狂咳嗽中,他感到自己心中的假面正在一点点碎裂,眼看着最后一道防线就要垮塌,他鼻子忽地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于是他竭尽全力颤抖着擤鼻涕,手帕很快就被折成了一个黏糊糊的小方块,他只得使劲把眼泪和鼻涕的混合物往鼻腔里吸,结果越吸越流,越流越快,他恨这样脆弱的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小的风寒折磨得如此狼狈不堪

平和岛静雄一言不发地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手帕递给他

——不用还了,反正会被你弄得很臭

他看着他把鼻子擤得通红,犹豫了一番,最终甩掉鞋子爬上床

——你这是干嘛……不嫌我臭了么……不怕靠太近被我传染么

——你忘了么?你说你要是赌赢了我就得跟着你跑到阁楼上玩一夜

——就我现在这副样子……你觉得现实么?

——躲在被子里和呆在阁楼上有什么区别?被子里还暖和些,困了就可以比谁先眨眼

——你非要在我生病的时候和我玩这个么?

——呃……我又没说非要和你玩,你要想睡我还能不让你睡么……我是你的侍童,万一你半夜被鼻涕堵住了气管又被痰堵住了喉咙怎么办?

——没错,你是我的侍童,但你说这话的时候像个老奶妈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但你也别忘了自己的初衷,你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让我成为你的骑士么?骑士宣言里第一条就是“我将发誓善待弱小”

——是弱者……噢不……我是说……我才不是弱者!

这回平和岛静雄是真的词穷了,职责、使命、誓言、约定……这些具有骑士精神的字眼曾在书里翻来覆去地出现,他早已决心尽自己毕生将它们刻入骨髓,然而此时此刻,它们甚至没办法给他一个理由说服自己

【啊……算了,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他停止了思考,转而把蜷在杯子里的人拥入怀中

——现在暖和了吧,蠢货

他小声说道

 

 

 

 

本来要03一次性发完,结果爆了。

(点烟

我真的不发了,说真的。

恩,好样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