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08

  • 马上就要期末了(doge)

  • 放三更!

  • 废话少说,以下正文。

 

 

 

 

 

 

这里阿骸。

 

 

 

 

 

 

 

 

 

 

 

 

 

 

后来折原临也从小静口中得知在自己昏睡的那段时间父亲和拜兰亲王开了个会,商讨并签订了一系列有关军力补给、统一货币、两岸贸易往来的关税以及贵族的爵位兼土地分封等事宜的协议,至此折原临也知道利用达拉斯这条路肯定走不通了,一旦父亲决意帮助亲王镇压地方势力,他就没办法让他改变主意拉拢无色派,不过他早就已经放弃达拉斯了,至少现在刺客成了他的棋子,他成功地挖到了他们的墙角,也算是有点收获吧

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折原临也深深陷入了自我良心的谴责之中,他每天都在安慰自己杀死贝蒂和赫克托只是无奈之举,他开始害怕夜幕的降临,失眠使黑夜变得尤为漫长,窗外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听起来都像刺客的脚步声,睡眠成了他唯一的藏身之处,他真庆幸自己不会做梦,有时他回忆着那两个人死去的样子,心想如果现实只是噩梦一场那该多好

他想起路西法最初对自己说的话,“杀人是一种门艺术,就算你不杀人,内心若是被恐惧填满,事后又深陷自责的沼潭而无法自拔,那么你迟早有一天会疯掉”,路西法的残忍之处在于一旦当你利用它的诅咒犯下了罪孽,你就无法得到救赎,若是你无法承受罪孽的重量而把秘密吐露给了别人,那个人就会死,而你就会因此无可避免地犯下另一重罪孽,若是你想减轻自己的罪孽,你在向他人坦白的时候就必须歪曲事实,去掉有关路西法的这一部分,把所有的罪责都归结到自己身上,他不敢这样向神父忏悔,他只敢对闪电说起这件事,但那根本不管用,他每次看到小静的时候心里都堵得慌,他忘不了那天在拒绝对方以后那双蜜色瞳仁里一闪而过的失望,小静是他的侍从,未来将会成为他的骑士,他不该对他有所隐瞒,况且他知道这家伙没有心机,不会轻易出卖自己,这就是他为什么喜欢把信卷摊在桌上任他随意翻看的原因,小静虽然是头怪物,但在那一副暴躁的脾气底下,他拥有很多常人所没有的闪光点,比如说:他很强大,但从不张扬;他有一颗善良温柔的内心;他相信正义,骨子里是一名真正的骑士;他待人率真且宽容大度……折原临也一直认为人都是利己性的动物,每个人的性格里都有阴暗丑陋的一面,可小静压根不是人类,他就像一把亚力克斯钢剑,坚韧无比且揉不进一丝杂质,要知道,在艾萨临这种满大街都是痞子混混的国家,小静这种充满英雄气概的存在绝对是濒危物种

折原临也常常觉得小静和自己的相遇并不是什么巧合,他是作为自己的对立面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的,也许正是路西法有意为之,魔鬼想给自己安排一个劲敌,看看事现实是否像童话里所说的那样,正义总是能战胜邪恶,折原临也当然不希望如此,他嫉妒这个怪物身上有这么多金光闪闪的特质,他想要击败他,摧毁他,让人们像从前一样畏惧他,让他没法活得像个人类,而唯一能让他变成那样的方式就是激怒他,可即便折原临也是个劣迹斑斑的小坏蛋,他也从没想到过自己会杀人,他无法接受自己用路西法的诅咒杀人的事实,他需要别人安慰自己,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自己的错,为此他三番五次地下决心要和小静坦白一切,可每当他看向那双如阳光般干净明朗的蜜色瞳仁时,预先准备好的说辞又统统梗在了喉咙口,他想自己大概永远不会有足够的勇气向他道出事情的真相,于是把那些说辞写在了一封信上,其中还包括另一个小静被蒙在鼓里而自己至今仍不忍心告诉他的秘密
//////////////////////////////////////////////////////////////
——请容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侍从,他姓草履虫,名小静,你可以叫他怪力笨蛋,不过他一般喜欢自称平……和岛……静雄,唉……真叫不惯你真名

——啧~ 我是不是该表扬一下你?这样也许你下次就不会把我的姓拆开来念了

——噢我听说过你!你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人形兵器啊?

平和岛静雄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头亮白成金的卷发、两颗通透的水蓝色瞳仁、白皙的面颊上布满可爱小雀斑的女孩儿一脸兴奋地冲着自己嚷嚷,不禁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这位是彼特兰的公主,也就是我的未婚妻——艾莉娅·摩根,还记得我父亲加冕仪式第二天晚上的舞会么?那次我女装完全是这家伙出的鬼点子,别误会,我没有异装癖

——你的……未婚妻?

无意把视线移上那两只交叠在一起的小手,平和岛静雄感到舌头一阵打结,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死跳蚤长大结婚的样子,而且还是和一个看起来甜美纯真宛若天使的公主,他原以为折原临也喜欢的是那种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挑逗意味的坏女孩

——没错,我父亲很久以前就给我定下这门亲事了

——噢~ 你这个幸运的混蛋,我是说……真不敢置信你居然摊上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公主

——啊哈哈小静你这是在嫉妒我么?其实也没你想象中的这么好啦,女孩子很难搞的,别看她现在这么淑女,要是疯起来你拿她一点没辙

说着折原临也装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一边漫不经心地将女孩颈侧的一缕头发缠绕在手指上,然后又尝试着将其捋直

——哇哦~ 好可爱的小猫!

两人顺着女孩的目光望去,只见闪电和沙暴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在离开王宫的这段时间内,这俩小家伙似乎各自长大了一号,它们已经开始学着吃肉了,但到了饭点还是喜欢边用能把人骨头酥掉的声线喵喵叫着边对主人摇尾乞怜

——小静……我觉得我们不能这么宠着它们,它们应该学会自己捕食

——它们是女孩子么?

——不,它们是男生

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异口同声道

——噫~ 男孩子居然叫得这么嗲……

艾莉娅看着两只小猫在自己脚边嗅来嗅去,过了一会儿,闪电跑了开去,沙暴则开始伸长脖子舔她的手,她弯下腰揉了揉它的脑袋,它便弓起背向前走,让女孩儿的手从自己的头顶滑到尾巴尖,然后再转身走回来把脑袋蹭上女孩儿的手心

——沙暴比较通人性,闪电性子野,整天上窜下跳不说还老是招惹他

——这怎么能叫招惹呢?人家只是太无聊了想找哥哥玩嘛~

看着折原临也和闪电一起眨巴着委屈又无辜的红眼睛望着自己,平和岛静雄克制住伸手揉他脑袋的冲动,并用一个怜悯中夹带着嘲讽的表情取而代之

——从现在开始,我们吃饭的时候不能再把肥肉、鱼皮和鸡屁股丢给它们了,我们得先饿它们一段时间,然后把烤鸡吊在绳子上让它们争抢,过一阵子再把它们放到后花园里进行实战演练,你觉得这办法怎样?

——可以让我抱抱他们么?

没等折原临也表态,艾莉娅便插嘴道

——唔……你抱沙暴吧,闪电会挠人的

平和岛静雄俯身抱起自己的小猫并将其递给公主,沙暴轻轻地喵了一声,随即在女孩儿的臂弯里翻过身来用白乎乎的小爪子玩起她的头发

——噢~ 他这么可爱,你们怎么忍心不给他东西吃呢?

——他只不过是在骗取你的同情心而已,猫儿都是骗子

说着他瞟了折原临也一眼

——我不管,我要给他们喝奶

见艾莉娅气鼓鼓地嘟起小嘴,平和岛静雄无奈只得答应带她去厨房弄牛奶,折原临也贱笑着抱起闪电跟了上去

——我说得没错吧,女孩子很难搞的
//////////////////////////////////////////////////////////////
虽然没吃到肉,但牛奶可以让两个小家伙安静上好一阵子,平和岛静雄对这一点感同身受,濒临暴走的时候喝一杯牛奶比什么都管用,此时它们正忙着互相舔舐沾在彼此嘴边的牛奶

——他们这样好像在接吻诶~

——没错,他们喝完牛奶总是这样

三个人痴痴地围观了很久,气氛开始变得暧昧而微妙,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无意对视了一眼,随即又飞快地转开了目光

艾莉娅似乎很受猫儿的启发,鉴于它们和各自主人的性格如此相像,她趁折原临也看书睡着的时候偷偷在他嘴唇上方抹了层糖霜,心想如果平和岛静雄看到以后头脑一热也凑上去舔掉的话,那事情就太好玩啦

【哈哈~ 那家伙应该不至于这么蠢吧】

她脑补了一番那样的画面,然后满心期待地溜出了书房
//////////////////////////////////////////////////////////////
小憩过后,三个人再次聚在了活动室

——Sa~ 我们现在玩什么呢?骑马?击剑?

——嘿!好歹找个我能玩的嘛

艾莉娅不满地抗议道

——好吧~ 那……你想玩什么,公主殿下?

——我们干嘛不把故事接龙和猜迷游戏放在一起玩呢?

——是啊~ 我怎么没想到呢?你真是太聪明了,艾莉娅!

折原临也极尽所能地装傻

——那我先来,从前有个公主

——从前有个王子

——从前有个……额……我们非得这样展开么?

——不是这么玩的,静雄君,这时候你应该说“从前有个我,猜猜我是什么?”我知道!你是骑士!好的,又该轮到我了……

趁艾莉娅编故事的时候,折原临也凑到小静耳边对他悄悄说道

——我劝你玩这游戏的时候不要自我代入,你就假装自己是个国王好了

——早知道我就说从前有个国王了……

平和岛静雄怔怔地瞅着折原临也嘴唇上方的“白胡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他

——————————30分钟后————————————

——然后骑士要求比武审判,王子自知打不过怪物,就请“我”为他出战,猜猜我是什么?

——你是人类么?

——不是

——你是活的么?

——哈哈~ 你脑洞太大了啦,临也,王子是不会通灵术的

——让我想想……你是能让艾莉娅感到害怕的生物么?

——没差,可艾莉娅是个胆小的女孩,她连老鼠和蜘蛛都怕

——你是艾莉娅和折原临也上次去百兽园看到的野兽之一么?

——不是

艾莉娅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

——你是狗熊,我说对了么?

——这……不可能!我上次跟你去的时候明明看到狗熊了呀~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那头大家伙在睡觉,你跟我提起你以前看见一个俘虏被扔进熊坑的场景,因此你怕的不是百兽园里的狗熊,而是熊坑里正在暴走的那头……可怜的俘虏啊,脑袋就像个熟透的西瓜似的被拍烂了……

——噢~ 求你别再说这件事了,临也,你知道我害怕……

——承认吧,艾莉娅,你是玩不过我的~

——够了!快给我继续编下去

——好的~ 女王大人……王子派狗熊为他出战,骑士驾马上前,左手握着一柄沉重的长剑,右手拿着“我”,猜猜我是什么?

——等等,骑士的右手不是被佣兵砍掉了么?

——没错,但他可以有幻影手

——靠!这什么鬼设定?还幻影手……我说你咋不上天啊?

——来吧,小静,突破思维定势,我相信你的大脑

【这家伙又在讽刺我……】

看见折原临也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他决定让狗熊在这一轮把王子的脑袋当西瓜拍烂

——你是兵器么?

——宾果~

——你是盾牌?

——错

——弓箭?

——大错特错,射箭需要一手持弓一手放箭,可他的左手已经有长剑了

——长矛?长枪?火枪?弯刀?流星锤?袖剑?阔剑?细身剑?穿甲剑?十字弓?

——我让你突破思维定势,没让你瞎猜一通

——如果他的幻肢变成了投石机,这样他抡起手臂丢一块巨石就可以砸死狗熊了……你是石头么?

——想法不赖,但狗熊的死亡意味着王子的失败,你觉得我会让王子输掉么?

【不公平,这游戏一点都不公平!】

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的大脑就像一只笨重的鸟儿,虽然使劲扑棱翅膀可以飞起来一些,但无形的罩子却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撞回地面,外面的小飞虫告诉它:“罩子上有一个孔,你得像我一样灵活地改变飞行轨迹才有可能找到突破口~”可鸟儿肥胖而笨拙,它只知道横冲直撞

【说起来,这家伙好像还会读心术……】

他蹙起眉,愤愤地抬眼看向折原临也,希望自己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他一样通过他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捕捉到他内心的真正想法,一秒……两秒……折原临也一言不发地注视着自己,妖红色的眸子里蕴藏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它能够触及对方灵魂深处最不堪的角落……

——静雄君慢慢想吧,我先去上个厕所

当思绪被艾莉娅打断的一刻,他发现自己的目光正定格于那层融雪般绵白的糖霜上
/////////////////////////////TBC/////////////////////////////////

——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和小静待会儿还要去上击剑课

说着折原临也掏出怀表瞅了眼时间

——噢~ 好吧,那我就不强行挽留你们了

——你要是一个人觉得无聊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啊,马厩离校场不远,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骑一匹马,教你怎样让马儿听话,而且有我在后面你肯定不会摔下去的,相信我,你会爱上骑马的~

——可我妈妈说女孩子不能随便骑马

——嗯……我想我能理解,既然如此,你下午准备怎么过呢?

——我去找我的女伴和弄臣玩好了~

——很抱歉不能陪你,艾莉娅……不过明天就是礼拜六了,如果天气好的话,明天下午我去镇上做完交易以后可以带你去郊外探险,你知道……虽然东境没西境漂亮,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一点,我可不希望你和我出去玩的时候身边还围着一圈侍卫

——最多能带几个呢?

——两三个就行了吧,反正我是不会带的,在我买东西的时候你不要跟着我,尽量想办法把你的侍卫支开,有突发情况找小静

事实上他觉得有小静在的话艾莉娅连一个侍卫都没必要带,艾莉娅也知道折原临也在卡萨威尔有固定的联络人,会在固定的几个铺子购买小刀暗器之类的随身装备,与此同时完成他的情报交易,但她对这个压根不感兴趣,她知道折原临也一向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待她不薄,这不同于绅士对女性那种惯有的善意,他会让她真切地感受到一种类似于被爱的感觉,他知道你的喜好,会在事前帮你考虑好一切,会想办法逗你开心,而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要过问任何有关情报交易的事情

她喜欢折原临也,发自真心的喜欢,她喜欢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她喜欢他狐狸般狡黠的红眼睛,她喜欢他走路蹦蹦跳跳的模样,她喜欢他所有乱七八糟的小怪癖,但即便如此,她也从未向他袒露过心迹,因为她知道在折原临也眼里,人类就像是玩具,他不会因为玩具是喜欢还是讨厌自己而改变对玩具的态度,喜欢折原临也的女孩有很多,但和他如此亲密无间的只有她一个,她只要在他面前保持自己最本真的样子就够了,虽然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未来将会成为他的妻子而对自己这么好,如果换作是别的女孩,他也许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那个她,但她的喜欢很卑微,即便他对自己的好都是基于自己在他的人生中所扮演的角色,她也很庆幸自己充当了这样一个重要的角色,就像是艾萨临和彼特兰五百年来的联盟一样,彼特兰的国土面积不及艾萨临的十分之一,人口也少得可怜,在艾萨临诞生之前长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它不仅和原东境地区几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公国因为领土问题打得不可开交,还数次遭到圣慕曦、拜厄斯和弥赛恩的三面夹击,不过由于圣慕曦是天主教的教宗国,而拜厄斯和弥赛恩的国教是伊斯兰教,这三个敌人很可能会在打到中途的时候因为信仰和价值观的矛盾而抛下彼特兰互相掐架,彼特兰才因此得以在夹缝间苟延残喘,而在艾萨临诞生之后,一切都不同于以往了,对彼特兰人而言,银狐就像他们的救世主,我给你提供矿产资源,你为我提供军事庇护,彼特兰成了艾萨临的后花园,作为新时代开始的标志,摩根家族在那一年成为了彼特兰的王室,它的家徽雏菊在彼特兰的三色渐变旗上盛开,那三种颜色——蓝、青、绿对应着摩根家族的笺言——高洁,坚韧与和平

这一切都是艾萨临所赐予的,因此无论狡猾的狐狸对自己伸出援手是出于何种目的,雏菊都会倾其所有地回报它
//////////////////////////////////////////////////////////////
——真不可置信,我跟你呆在一起都三个多月了,你居然一点都没跟我提起过你有未婚妻这事儿

——我干嘛要告诉你,你又不是女的

——我又不是说你有义务要告诉我,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你明明这么在乎她,我是说……我从没见过你对别人这么好,这真太他妈不像我认识的你了

——连你都这么觉得,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没错,我对她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觉得我很在乎她,首先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愿意结婚的,但既然这是一场政治联姻,我就必须接受自己的角色,其次呢,艾莉娅的性格属于那种单纯活泼又可爱的小女生类型,和她在一起不会觉得沉闷,虽然有点幼稚,偶尔会任性撒娇使坏,但总体还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因此假装很在乎她对我来说并算不上负担,如果我能让她喜欢上我,她以后就会心甘情愿地为我做任何事……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好吧……我想我不该问你的,我早该知道你就是个人渣

——宫里的漂亮姑娘一抓一大把,可我一个也没理,虽然我知道她们一看见我就两眼放光,你管这叫人渣?

——行了,闭嘴吧,我已经受够你了

平和岛静雄咬牙切齿道,心想艾莉娅会被猫儿蒙骗,自然也会被死跳蚤蒙骗,但他对此无能为力,即便艾莉娅知道折原临也从未真心待她,她也必须得和他结婚,真相只会让她心碎……之前在西境也是如此,他恨死跳蚤总是意图通过欺骗他人情感的方式利用他人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然而令他困惑的是,这种恨意并非但无法浇灭糖霜带给他的冲动,反而使其愈演愈烈

【我是他的侍从,未来将是他的骑士,我必须接受他的缺点并想办法改变他】

经过拐角处时,他无意朝后瞥了一眼,发现熟悉的银白色蕾丝边裙摆在上个拐角处一闪而过

——她在跟踪我们

——噢~ 你不知道,她其实很变态的,以前老是跟踪我进厕所,趁我撒尿的时候从背后跳出来吓我

说着折原临也侧过头提高了音量

——放弃吧,艾莉娅,偷窥你自己去!

——她还在那里

——奇了怪了,一般来说我喊一遍她就应该回去了呀,虽然我不知道今天她到底唱的哪一出戏,你也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平和岛静雄突然一把拽住他的手跑了起来,他们飞快地冲下楼梯,然后躲进楼梯后头的廊道里,他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他的脑子乱作一团,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都怪那该死的糖,他只是想把糖舔掉而已,为什么艾丽娅要让自己等这么久……

没有给彼此喘息的时间,他一手把他按上墙,一手扶上他的颈窝,与此同时舔上那层绵白的糖霜和下方的樱色薄唇……

那甚至都不能称之为吻,他只是闭着眼睛,贪婪地吮着他唇上的甜味,舌尖不安分地蠕动着,就像猫儿一样,原始、稚拙又色情地往上面糊满自己的唾液

折原临也看起来似乎并不惊讶,他既没有挣扎也没有迎合,全程始终安静地凝视着小静泛红的脸颊和上面跃动着的橙色火光,并任由他把温热的鼻息洒在自己脸上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小静?

他意味深长地眯起他的红眼睛

——抱歉…这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一时控制不住,你嘴上面有糖,我……

扶在颈窝上的那只手开始局促不安地开开合合,然后触电似的缩了回去,他憋了半天也没能把剩下半句话说出口,于是只得猛地扭过头,意图让自己离开的背影看起来坚定果决一些,至少别那么像落荒而逃的懦夫

——等等

他停住脚步,没有回头

——你想抱我么,小静?

话音未落,折原临也只见他一个箭步冲了回来,用大到惊人的力气紧紧箍住了自己

折原临也把鼻子隔着衣料埋进他的锁骨上窝,然后闭上眼深深地把肺里的气一股脑儿舒了出来

那天晚上他就是这么抱着自己睡觉的,现在那种感觉又回来了,真好

——今天晚上我还能溜进你的卧室和你睡觉么?

——当然啦~ 为什么不呢?我们还可以躲在被子底下玩很久很久的游戏

——我……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为什么不说你喜欢我呢?

——可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把那件事的真相告诉我啊,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是不存在秘密的,我不想因为秘密而误解你,也不希望你独自背负一切,如果你在我面前都无法卸下假面,那我在你心里和别人又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啦,你是怪物,别人是人类,傻瓜】

——我不告诉你自然有我自己的考虑,西境那件事已经把我折腾得够呛了,我可不想为了满足你那愚蠢的好奇心而给自己添更多的麻烦,不过,我保证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你拿什么保证?

——这个~

说着他抬起脑袋吻了上去

他以前也想过这种事,但他想象的场景是自己在吻他的同时将小刀从背后捅烂他的心脏,他想像自己满嘴都是那家伙的血,那滋味一定比现在美妙多了吧
//////////////////////////////////////////////////////////////
——所以骑士的右手里到底是什么啊?

——是幻影剑啦,白痴,你也不想想幻影手怎么握得了真剑

——呵呵,侮辱我的智商很开心吧

——别这么高估自己,你的智商根本没有被侮辱的价值

没等小静来得及发火,他又接着说道

——今天弗莱先生不是教过你佯攻配合奇袭的混合招式了么?骑士左手佯攻右手奇袭,狗熊只会注意到他左手的动作,当它用它巨大的熊掌抓住骑士的长剑时,骑士用幻影剑一刀把它的熊掌剁了下来

——这么一来王子不是照样输么?

——不,狗熊的断肢处长出了幻影熊掌,他一巴掌把骑士拍死了

——然后呢?

——然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卧槽这也太狗血了,你给我换个结局,我要王子死无全尸

——好吧~ 那假定公主爱的是英勇的骑士,她无法接受骑士被拍死的现实,于是她揭发了王子的罪行并把他送上了断头台,在他的脑袋被砍掉的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从他的肉体中逃了出去,然后占据了一只狞猫的躯体,不过……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易形者的技能有一个局限,那就是如果易形者在进入动物意识时自己本体死亡,他的一部分意识仍然可以残存于在他控制的动物意识中并作为动物的一部分继续存活下去,这叫做易形者的第二次生命,然而在第二次生命中,易形者的记忆会随着时间逐渐模糊,对动物的控制也会日益减弱,直到人性完全消失,动物原本的兽性重新占有主导地位,也就是说也许在几年以后,王子就会完完全全地变成一只狞猫

——讲了半天,你不就是给自己开了个挂么?既然王子可以易形,骑士为什么就不能在开打前潜入狗熊的意识让它自杀呢?

——我知道你是不会这么做的,小静,这有悖骑士精神

——行了,睡觉吧,我讨厌你的故事

他把手臂从折原临也脖子底下抽走,不料对方又把冰凉的脚背勾上自己的小腿

——你干嘛?

——脚冷
//////////////////////////////TBC////////////////////////////////

 

 

 

 

 

 

 

 

 

 

还有还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