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09

  • 接上文w

  • 妈妈啊太太出本子了我好激动!!!!!(都是因为我的提醒!!!小骄傲)(然并卵)

  • 好了废话少说。以下正文。

 

 

 

 

 

 

 

 

 

 

 

这里阿骸。

 

 

 

 

 

 

 

 

 

 

——你走不走啊?已经十二点五十五了

——晚点也无妨,艾莉娅那家伙每次都会晚到五分钟

折原临也慢条斯理地把最后一张信卷上灰斑鸽的腿,喂了它一把玉米并接着说道

——早到五分钟叫绅士,准时叫严谨,晚到五分钟叫优雅,人类总是喜欢按照世俗对某一特质的定义行事从而使自己变成自己所憧憬的那一类人,嘛~ 不管怎样,我的日程表那么满,能拨出一个下午陪她玩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们只要赶在她之前到活动室,她就会以为我们真的在那儿等了十分钟

他打开窗户,一个振臂把鸽子放了出去

——而且她也不知道清理鸟屎有多累人,新罗那骗子卖我这笼家伙的时候还说这是最训练有素的一批,现在看来养它们的唯一好处就是画画永远不缺白色颜料,噢~ 我忘了你俩还不认识,下回我会带你去见他,等着瞧吧,我会糊他一脸这玩意

他摘下白手套,回头看见平和岛静雄正满头黑线地看着自己

——开玩笑的啦~ 我画画才不用鸽子的便便

他将黑斗篷用胸针别进衣襟内侧,解开马甲的扣带往放钱的腰带里装了十来块金银贝尼和几个鼓鼓的钱袋,拔出插在飞镖盘红心处的小刀并在刀柄末端系上银丝并将其藏进衣袖,除此之外又往马甲内袋里插了一打飞刀和一把亚历克斯精钢折刀,左边裤袋里放怀表,右边放可折叠的狞猫假面,最后将两卷带金色王室封蜡的羊皮纸分别塞进两只靴子

——这种伪造出来的官方情报是用来救急的,上次我在圣米尼克借你钱就是用的这个,里面写的大概是国王驾前有个骑士因滥杀无辜被通缉,现在改了名换了姓正潜藏在你们这儿,王室下令让总督来抓人什么的,哈哈~ 那几个达拉斯肯定又会以为他们中间出内鬼了

他边说边自顾自地骑上旋转楼梯的扶手滑了下去,平和岛静雄只得跟着他一起

——你就不怕他们报复你么?

——可能吧,不过这可是你的错啊,谁让你做事不经大脑不想去王宫就跳船的?当时我要是不借钱给你,你现在可能还被困在岛上哩~ 如果是这样的话,浑身上下除了怪力一无所有的小静很可能会加入当地的佣兵团,或是成为黑帮老大的打手,再不然就是替人收债为生,你喜欢那样么?

——没差,比起喜欢你,我还是喜欢那样

——噢~ 别这样,小静,你这么说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夸张地耸了耸肩借以掩盖自己本能的一个激灵,在自己和小静的关系变成这样了以后,他一直在竭力维持自己平日里的自然表现,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小静这么坦诚,昨天晚上他失眠了,他花了一晚上胡思乱想也没得出什么确切的结论来,虽然他早就料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没料到这家伙的一个不足以称之为吻的吻居然会让自己兴奋得睡不着觉……

眼看着就要到二楼了,他刚想从扶手上跳下来,可就在这时,一道纤细的黑影突然迎面朝自己窜了过来,他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结果一时没刹住车又顺着扶梯拐了弯

——准备空降!小静,我数一二三,你跟着我一起跳,要是慢了一拍你那话儿就会撞上……

没等他说完,平和岛静雄就在二楼提前“空降”了,并一手扯起他的后领把他从扶手上拽了下来

——这下爽了吧,跳蚤殿下?

他恶劣地拍了下折原临也被磨疼的屁股,力道大得使对方愣是朝前跌出去两三步,小王子忍住嘴里的脏字儿,刚想转身往侍从的胯下来一记扫堂腿,不想小公主艾莉娅正追着自己怀里的猫儿朝自己奔来,只见她身着蓝色绣白边的天鹅绒洋装,亮白成金的卷发在脑后高高盘起,由于发网的颜色和质地和她的头发非常接近,那一颗颗浅蓝的月长石看起来就好像无比自然地镶嵌在她一绺绺饱满的发卷里似的,那双天真无邪的大蓝眼睛也被其衬得分外灵动

【天哪……她看起来就像一块蓝色的翻糖蛋糕】

折原临也知道没过半天她的头发就会散下来,和发网乱七八糟地缠结在一块儿,而她则会对此全然不顾,仍旧提着裙子一脸兴奋地跑来跑去,又笑又闹……她骨子里完全就是个疯丫头,任谁见了她撒野的样子都不会相信她是个货真价实的公主

——午安,公主殿下~ 您已经做好准备出发了么?

说着折原临也颇为绅士地俯身吻了吻艾莉娅的手背

——是的,王子殿下,正如您所见,为了伪装成你们这儿的本地姑娘,我今天特意让修女帮我绾了个艾萨临式的发型

——噢~ 我注意到了,你今天美得简直不像话,所以……你的……侍卫呢?他们藏在你的裙子底下么?你要是不让他们出来我可要掀你裙子咯~

——得了吧,临也,论耍流氓你是比不过我的,你应该感谢我,考虑到你外出进行情报交易的时候穿成那样子很容易被他们怀疑身份,我今天一个侍卫也没带,我相信静雄君,如果传说中的人形兵器都没办法保护我,那还有谁能保护我呢?

——太好了,我爱死你了,艾莉娅!既然这样,我到时候就不用跟他们解释我这是在玩变装游戏啦~ 然后小静你就假装自己是艾莉娅的侍从好了,反正到时候千万不要跟着我也不要看我更不要和我有任何接触,我会提前定下时间地点和你们汇合的
//////////////////////////////////////////////////////////////
【11月5日,一个黄巾贼坠楼而亡,11月6日,两个黄巾贼人间蒸发,11月7日,三个黄巾贼食物中毒,口吐着白沫死去……这种有计划有预谋的高智商犯罪也太不像达拉斯的作风了,这群乌合之众应该使用人海战术才对,另一边,拜兰·法林把新入狱的一批犯人发配去驻守边疆,如果说父亲确是拨了几个骑士团给他镇压地方势力,然后他私底下又把犯人放出去帮着达拉斯暗杀黄巾贼……好吧,我算是明白了,假设他早已看穿了一切,发现我拉拢达拉斯不成,就打算趁着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把达拉斯收入囊中,可照理说他应该拉拢的是黄巾贼才对啊,再怎么说,东境才是达拉斯的天下,西境主要的地方势力还是黄巾贼,要是那些黄头巾决意谋反,他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么……】

假面狞猫反复琢磨着最后一个线人所带来的情报——那刺客还硬是要请他和自己下盘棋,他知道他贪得无厌,除去酬金以外还想要小费,于是故意输掉了那盘棋并把一块金贝尼的赌注让给了他

——借过,借过……噢,您撞疼我了,先生

——是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吧,臭小子

他瞥见一个少年扒手偷偷顺走了一名乡绅的钱袋,集市上来往的行人摩肩接踵,他需要时刻提防周围有没有人在跟踪或是监视自己,这使得他始终无法集中精力解开脑中的疑虑

然就在他回头张望的同时,有个人从另一面擦着自己的肩膀走了过去,与此同时往自己手中塞了张纸条

他展开纸条看了一眼,突然停下脚步重新开始环顾四周,视野范围内的每一张陌生面庞似乎都开始变得可疑

【不要慌,一慌你就输了,折原临也,一般来说监视者很可能会藏在屋顶上,那是人类视野的盲点,他们就喜欢看到猎物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慌不择路地四处乱逃,还以为敌人就跟在自己屁股后头……】

他没有抬头看屋顶,而是径直走进一家当铺,借过纸笔写了张字条,在确保身后无人尾行的情况下,他进到厕所里翻窗溜了出去

他快步拐过两三个十字路口,又穿过三四条幽深狭长的小巷,然后把手里的字条塞给了一个正试图拿一只死鸽子从面包师那里换一块面包的男孩

——我要你帮我找一个打扮得像蓝色翻糖蛋糕的小姐,和她同行的还有个黑发侍从……你听说过人形兵器么?

——当然啦~ 不过我听说他现在是王子的侍从,怎么这会儿他的主子又换成一位贵族小姐了呢?

【这小子知道得太多了……】


假面狞猫把男孩拉到一边,然后凑近他耳畔低声说道

——听着,我就是王子,那家伙就是我的侍从,现在我要你找到他并把这张字条交给他

他将一枚银贝尼塞进他手中

——这是跑路费

他又将一枚金贝尼塞进他手中

——这是封口费,你见到他的时候别盯着他看也别跟他说话,只管把字条给他就行了,别向你的朋友炫耀你见过王子殿下和人形兵器,我不允许你把我跟你说的任何一个字告诉任何一个人,这里的大街小巷全安插着我的线人,这件事要是传开了,他们第一个找到的人就是你

其实要想让眼前连饭都吃不饱的穷小子乖乖闭嘴,光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币应该就已经绰绰有余了,他之所以如此恐吓了一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那张纸条上的内容表明已经有人猜到了假面狞猫就是折原临也,并且正在通过这种方式试探他,然而他的所有线人当中只有那名刺客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会是这家伙走漏的风声么?他不敢确定,艾萨临的情报贩子多得像贫民窟里的跳蚤,可像假面狞猫这么少年老成又精明狡诈的情报贩子却是个罕见的奇才,王子殿下年仅七岁,瘦得像麻杆,个头也就那么点大,长了两颗狡猾的红眼珠子,骨子里还流着狐狸血,别人会把这两者的形象合二为一也不足为怪,他只知道非常时期必须得加倍小心,当务之急是沉住气,别让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
////////////////////////////////////////////////////////////////////
注:关于新罗卖鸽子给临也那件事,因为在原著的设定里新罗是江湖密医,你们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我估计你们也很有可能不会在意这种细节【这货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以至于经常和别人对不上电波otz】,不管怎样,反正作为一名强迫症,我觉得还是借机强调一下设定为好,本文中之前有提到过新罗目前正在东境的学城里念书,志向是成为一名学士,这里的学士也就是指那些在学城学习、训练过的学者、医者和科学家,任何学士在理论上是没有政治倾向的,在完成学业后,学士会被派往城堡或者其他居所,并以一个导师、医者和顾问的身份忠于那里的主人,也就是说学士的职能包括医者,但不仅限于医者,他们可以精通各种各样的领域,譬如说渡鸦学【学士主要通过信鸦通信,管理居所的渡鸦是其主要职责之一,学城内饲养着一种体格较大、更聪明的特殊品种的白鸦,用于重要信息的通讯,因此训练送信的鸟类是他们的必备技能之一】、天文学、历史、财务会计、金属锻造、以及魔法与神秘学等等【虽说艾萨临的民风高度自由,但在艾萨临诞生之前,那一块的原住民基本上都是天主教徒(天主教说白了就是虔诚化的基督教),魔法在他们的主流观念里就相当于一种禁忌,艾萨临的法律里也明令禁止魔法的存在,因此学士要想研究魔法都得偷偷摸摸在背地里研究】
//////////////////////////////TBC////////////////////////////////

经历了昨天那件事以后,平和岛静雄本以为自己和艾丽娅独处难免会有些尴尬,他很奇怪为什么天真活泼甜美可爱的公主不能使他心动,而一只满肚子坏水的跳蚤却可以,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喜欢上别人啊,他还要为此做好准备接受那家伙的一切恶劣行径,并努力想办法让其在今后的日子里改邪归正……综上所述,他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性取向有问题

不过艾莉娅倒是一如既往的擅长活跃气氛,平和岛静雄已经做好了被她八卦一通的准备了,谁知关于那件事她只字未提,他猜想自己也许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那双水蓝色的大眼睛,如果说她那时悄悄躲在廊道外亲眼目睹了那一幕……

——哇哦~ 这家店的面具好看到爆炸!

他看见艾莉娅贴在一家店的橱窗玻璃上两眼放光

——你没去过圣米尼克,这里的面具和那里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圣米尼克!我一直都很想去圣米尼克!如果今年圣诞节临也他爸爸能带我们去那儿过该多好啊~

——圣诞节你确定不在自己家过么?

——可是圣诞节在冬天,只有冬天的时候圣米尼克的潮水才会结冰,而且……我想和临也一起过一次圣诞节,我想和他堆雪人打雪仗,我想和他交换礼物,我想和他一起装饰圣诞树…

艾莉娅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平和岛静雄张口结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最后终于忍不住提起了昨天的事

——既然你这么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引诱我吻他呢?

——因为这很有趣啊~ 所以呢……你真的吻他了是么?

——嗯……我还以为你看到了呢

平和岛静雄觉得自己脸都要烧起来了

——然后呢然后呢?他什么反应?我真的好想看看他当时脸上的表情啊~

——他……

他看见女孩儿的蓝眼睛里涌动着兴奋而迫切的光芒,脸上的小雀斑似乎都纷纷雀跃了起来,心里却莫名地为她感到难过

——他挣扎着推开了我,他说他不是同性恋,他喜欢的是你,公主殿下

——噢~ 我的上帝

小公主不禁后退了一步,本能地用双手捂住嘴,两颗蓝眼睛因为惊讶和狂喜瞪得更大了

——这不可能……他真是这样说的么?

——是的,千真万确

【你又在说谎了,平和岛静雄】

他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道,但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向她道出实情,她明明那么喜欢折原临也,而且一直都这么偷偷摸摸又死心塌地地喜欢,他不知道死跳蚤和艾莉娅是几岁认识的,但毋庸置疑的是,艾莉娅喜欢他的时间肯定比自己长很多很多

【小静,当你学会说谎的时候,世上就没有人不是骗子了】

【瞧吧,死跳蚤,我这不是会说谎的么】

他脑中浮现出之前在西境的时候死跳蚤拒绝告诉自己事情真相时的眼神,突然明白过来,很多时候说谎只是无奈之举,完全的坦诚未必就是好事,况且那家伙只是隐瞒了真相而已,如果硬是逼着他告诉自己,他反倒可能会开口说谎

——天哪,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终于忍不住绽开嘴角的笑意,一边用指腹拭去眼角忽然涌出的泪水

——那……这样不就等于是我伤害了你么?如果我不在他嘴上抹糖的话,你还不会遭到他的拒绝呢

——不,你误会了,要不是他看中了我的一身怪力,然后用他那条能够颠倒黑白的舌头糊弄我,最终凭借他父亲的权势强迫我呆在他身边,我才不会成为他的侍从……恕我冒昧,我是绝不会喜欢一个毫无良心可言、终日弄人于股掌之间、连上帝都敢欺骗的人渣的,我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我也完全无法理解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他

他扪心自问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么?

他哑口无言

——可既然你讨厌他,你又为什么要吻他呢?连我都从来没吻过他呢,难道静雄君讨厌一个人就会想产生想要吻他的冲动么?

——这……你不明白

他低头瞅着鞋尖,感觉心里的某种东西就要满溢出来,于是抬手把刘海撸到脑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不明白那种歇斯底里的感觉,正因为我恨他,所以……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他突然很想撞墙

——噢~ 我想我明白了,也许男生之间的喜欢就是这样的,你就承认吧,静雄君,我是不会嘲笑你的,况且说实话我还蛮羡慕你的,你现在可以天天和他呆在一起,可以和他一起过圣诞节、复活节、感恩节、狂欢节、万圣节,而我一年也见不了他几回,不过再等个四年我们就可以结婚啦~ 在此之前这么长一段时间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是啊,话说那家伙怎么还不来?我们都已经在这儿等半小时了

他岔开了话题

——他不会被坏人抓走了吧

——但愿如此

他们两个不禁开始左顾右盼,这时平和岛静雄看见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黑人佣兵从旁走来

——呦~ 小狮子,还记得我么?

——你个子这么大,皮肤这么黑,口音这么重,人又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赛门桑

——哈哈~ 所以说我喜欢艾萨临人

他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与此同时伸出那双布满茧子的大手把平和岛静雄的一头乱发揉得更乱

——这位漂亮的小姐是你女朋友么?

——不,她是临也的

——哦?他人呢?

——他……去上厕所了

——好吧,看你们刚才的样子我还以为他跟你们走散了呢,既然这样,祝你们玩得愉快~

赛门摆了摆手便迈开步子向前走去,他腰间那柄阔剑的剑柄圆头反射着滚烫又耀眼的金色阳光,使得上面黑色七芒星的纹刻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燃烧起来似的

——我们还是去找他吧,看样子他多半是惹上麻烦了,照理说那家伙是不会迟到的

——可是……

——我要是把他弄丢了,他父亲绝不会轻饶我

无可奈何,艾莉娅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看不见潜在的危险,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看不见的敌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人形兵器——他的存在让她觉得温暖又心安,而这两者恰恰是折原临也所不能给予她的

然而就在他们刚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脏兮兮的男孩儿跑了过来,把手里一张皱巴巴的字条塞进平和岛静雄手中

他展开一看

——噢,该死的,那跳蚤又蹦跶到别处去了
//////////////////////////////////////////////////////////////

他们按着字条上的方向指示穿过了一个迷宫样的贫民窟、一条窑子街和一条臭烘烘的下水道,最终抵达了目的地——【一】座破败不堪、满目疮痍的古堡前

——他到底是怎么把路线记得这么清楚的?

艾莉娅问道,她的头发已然披散了下来,色泽由原本亮白成金的丝绸变成了灰扑扑的亚麻,裙摆上的白色滚边也被染成了不停往下滴落的棕黄色

她喜欢白色,白色是初冬的新雪,她喜欢黑色,黑色是艾萨临,是折原临也,她喜欢银色和灰色,前者是冰冷刚硬的利剑,后者是温暖柔软的狼皮,她喜欢蓝色,蓝色是大海,是天空,是高贵的象征,她喜欢红色,红色是死亡之吻,是血一般的曼珠沙华……她唯独讨厌棕色,棕色太过混沌,不纯粹不干净也不美好,它卑微得像烂泥,肮脏得像粪便

——他在阁楼的墙壁上挂满了地图,想必是日积月累把它们全刻进了脑子吧,记得老密肯给我们上生物课时说过,人的大脑皱褶越多表面积越大,你就想象他整天拿着他那把小刀没完没了地劈凿自己的大脑皮层,最后展开了就是一整张东境地图,面积有整个东境那么大,不过我猜里面应该还有好几块未知领域没填充进去,这就是他带你出来探险的原因……噢不……我的意思是……我总觉得他自从西境回来以后就好像一直在谋划一个异常庞大的工程,这不同于他以往那些一时兴起的鬼把戏,他这次就像是在拼图一样,零零碎碎地拼凑着细小的部件,你虽然能看得出他在做什么,却看不出他的动机和目的,就好像你看不到地图的全貌一样……你不觉得这很不像他的风格么?

——他真偏心,居然带你去他的阁楼,他从来不让我进他的阁楼

艾莉娅闷闷不乐地说道

——哎呀,他正是因为喜欢你才不让你去的,那可是被银狐诅咒的阁楼啊,他才不在乎我会不会被银狐诅咒咧

——嗯……说得也是,话说我怎么没看见他人啊,他让我们在哪里等来着?

——就是这儿,这座钟楼前,喏,他在这儿画了颗五芒星

说着平和岛静雄把那张皱巴巴的纸条呈给艾莉娅看并戳了戳上面的五芒星,于是他们围着钟楼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奇怪,他应该就在不远处,我明明有闻到他的味道啊

他环顾四周,发现钟楼前停着一车草垛,心想也许那家伙就躲在里面,等着他们两个走近时跳出来吓他们,于是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然就在这时,他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尖锐的鹰唳,随后只见一道黑影以极其优美的弧度从眼前呼啸着飞落而下,在那一瞬间,他以为那是一只苍鹰在极速俯冲的同时折了翼,不料在下一秒,草垛中蹦出的却仍是那只他再熟悉不过的跳蚤

——嗨~ 你们两个终于来了啊,艾莉娅小姐和……平和岛爵士,你喜欢这个称呼么,小静?

——没差,以后就这么叫我吧,话说你呆在上边干嘛呀,臭跳蚤,别告诉我就是为了来个华丽登场

——勘察地形啊,我没有这一片儿的地图,得爬到高处看看周围有什么才好带你们玩

——你害我们在那里傻乎乎地等了半个钟头,莫非我们聪明绝顶的情报贩子又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啊哈哈哈被你发现了,小静,噢~ 抱歉刚才那个用来表扬你的尊称实在太拗口了

——所以你不打算就此回宫么?别误会,我并不是在担心你的安危,我是说你继续在外面到处蹦哒很有可能也会把我们也拖入险境,还是说你觉得只要有我在就万事大吉么?

——你想多了,这种事我又不是第一次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再说了,你以为我是为了整你们才特意让你们走那条又脏又臭的路线么?你可是大名鼎鼎的人形兵器诶,连刚才给你送纸条那小子都认得你,他居然还知道你是我的侍从!我当时心里满满的都是卧槽好嘛?唉~ 小静啊小静,你说你这么厉害咋不上天呢?

折原临也哭笑不得地扶了扶额

【没差,我不能上天,但我可以把你揍上天】

——所以你这是在怪我咯?当时到底是谁在软磨硬泡地要那个大名鼎鼎的人形兵器效忠于他的?!

平和岛静雄只觉得火在一个劲往脑门儿上窜

【噢~ 该死的,我骂错人了】

折原临也咽了咽口水,居然一下子词穷了,他原本是想对艾莉娅发火的,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喜欢她把自己变成蓝色翻糖蛋糕,她本来就够漂亮的了,还非要打扮得如此引人注目

不过他根本不可能冲她发火,他也从没对她发过火,首先艾莉娅哭点很低,其次他知道艾莉娅现在的心情应该和她的裙子一样蓝,虽然她骨子里是个疯丫头,可她毕竟养尊处优惯了,有点小洁癖,就算头发乱成一团,她也不喜欢上面粘满尘土

——继续啊,先生们,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吧

只见艾莉娅正坐在那车草垛上,百无聊赖地嚼着刚从集市上买来的骷髅头棉花糖,那里面裹了甜甜的奶油蛋羹和小块樱桃肉及李子肉,这使她并没有折原临也想象的那么沮丧

——好吧,我承认我错了,总之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不会有人跟着你们跑了那么远还跟不丢的,于是现在就让我们开始探险吧~ 我刚才蹲在瞭望点上看过了,城墙里面有一大片雏菊花田

——雏菊!我最喜欢的花儿就是雏菊!

艾莉娅突然又兴奋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可以帮你编个花环戴在头上,这和你的发色比较相配,也比较自然,而且不会乱糟糟地和你的头发纠结在一块儿

——噢~ 临也,你真是太好了!

她从草垛上跳下来冲上去抱住了折原临也,然后他猝不及防地被吻了

——怎么了你?突然就这样……

他尝到她嘴唇上甜甜的奶油蛋羹味,终于明白了昨天小静的感受

——静雄君都告诉我啦~ 你喜欢我,不是么?

——我的天~ 你们两个在一起都聊了些什么啊?

——他说他昨天吻了你,然后你挣扎着推开了他,你说你喜欢我

——该死的,他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本来还想晚几年再告诉你

——晚几年是几年呢?

——四年,在婚礼上告诉你

说着他一手捧起她的脸并回吻了他,另一只手越过她的肩对平和岛静雄竖了竖中指

【呵呵~ 还挣扎着推开你,为什么不是猛踹你的要害部位呢?笨蛋小静】
/////////////////////////////TBC/////////////////////////////////

 

 

 

 

 

 

 

 

 

 

嘛,还有一更,正在努力追进度。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