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12

 

 

 

 

 

 

 

 

这里阿骸。

 

 

 

 

 

 

——哈?我以为他又溜到圣米尼克那种地方去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小子不吃点亏就长不了记性

得知自家儿子落到人贩子手里的消息,折原四郎只挑了挑眉,依旧慢条斯理地啜饮着红酒,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就好像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么一天似的

【这个男人太过自信了】

平和岛静雄心想

——所以……您就打算这么放任不管,等着他自己回来?

——嘛~ 看在小公主哭成泪人的份上,我会派警卫队去救他的

说着他便让守在门边的侍从去传唤首相

——您不怪我么?

——怪你作甚?

——身为他的侍从,我没能保护好他……不,确切地说……是我丢下了他

——你在瞎说什么?!明明是我的错好吗?要不是……要不是我执意要玩捉迷藏……要不是我被他们抓走了……

艾莉娅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

——很抱歉让你受到了惊吓,艾莉娅,快去找你的父亲,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第二天你一睁开眼睛就啥事儿都没有了,临也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在你面前活蹦乱跳,你知道,这家伙就是这副德行,老让人白担心一场,我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我……我想跟着你们一起去找他

——这里是艾萨临,等四年后你嫁给临也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但现在你是我的客人,作为主人的我怎么好意思让客人帮忙处理家务事呢?况且这怪力小鬼好不容易才把你安全地送了回来,你可不能让他白费力气,要是他把那小子带回来了却把你一个人扔在那边,我才要担心哩~

折原四郎走到艾莉娅跟前屈身蹲下,温柔地抚去她发间的尘灰并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别担心,你做得很好,一切都会过去的,只是唯有一点你得答应我

——什么?

——下次和他出去玩的时候记得带上自己的侍卫

艾莉娅含着满眼泪水向国王绽放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嗯,我发誓!

——再给叔叔来一个抱抱怎么样?

看见对方朝自己张开双臂,艾莉娅紧紧地拥抱了他并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然后便一蹦一跳地出了国王的房间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您儿子那么会哄小姑娘了

——哈~ 这小子很多地方都很像我的,不过他还嫩了点,翅膀没长硬就一个劲想往外飞

平和岛静雄本想问国王打算如何处置自己,如果能顺利找到死跳蚤的话又会如何处置他,但见对方没有提起这些事情的意向便也没再开口,此次事件中的疑点实在太多了,就算是死跳蚤也没法再瞒下去了,如此一来他这些年来背着父亲干的这些勾当都会暴露,要是不走运的话他甚至会把自己和死跳蚤分开审问,等他知道了死跳蚤从圣米尼克打听到了前任国王死亡的真相,而自己又是知情者,他又会怎样处置自己呢?现在跳蚤殿下生死未卜,而无论这家伙是死是活自己都是死路一条,狐狸陛下喜怒无常,可就算他真的生气了也不会挂在脸上,通常来说隐匿在微笑背后的恶意比来势汹汹的怒火更加危险致命

现在艾莉娅走了,偌大的寝宫内只剩下国王和自己,外头隐隐约约的有些嘈杂,他原以为那是王公贵族们为了死跳蚤被人贩子拐走这一爆炸性新闻奔走相告的动静,然而马儿的嘶鸣和猎犬的狂吠却盖过了人声

折原四郎一言不发地站在窗前,月光清幽地照进窗内,将其精瘦的身形勾勒出一条细细的银边

【可恶……明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这条老狐狸究竟在想什么?他难道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么?】

平和岛静雄开始坐立不安,他真想知道死跳蚤那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要是他被从密道转移出去了,他们还得放出猎犬追踪他身上的跳蚤味,可要是那帮人贩子为了隐藏身上的气味下河走了水路怎么办?外面这么冷,那家伙要是又染上风寒了怎么办?要是胃病又发作了怎么办?要是被人打残了怎么办?老狐狸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么?

【——今天是满月,满月会有好事发生不是么,静雄君?】

他疲惫地用双手掩住脸孔,逼迫自己不去想最坏的结局

【你还不能死,在我亲手杀了你之前,听到没有?你不准给我随随便便地死掉!】

他在心里向上帝祈祷了一遍又一遍,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成了漫长的煎熬,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为了那家伙这么折磨自己,他觉得自己这样蠢透了,那家伙要是知道了也肯定会狠狠嘲笑自己一番的吧

这么想着,房间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参见陛下

——你可知我召你来是为何事?

——是的,路易斯已经告诉我了,都城守备队随时待命,学士也已放出信鸦通知卡萨威尔东北部那几个大小领主出兵封锁边境,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不知为何,马儿们今天有些狂躁,骑兵团里有个蠢货被自己的坐骑踩死了

——哈哈~ 别告诉我他们被吓得都不敢骑马了

——可……没人想被自己的坐骑踩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发情期到了?

——您应该亲自去看看,陛下,那些马儿在围栏里的时候就鼻孔喷气乱蹬蹄子,一放出来就互相打群架,就连那几匹纯血马也是如此

——雪莉呢?

——她……挣断了缰绳,她……逃跑了,非常抱歉,大个子梅德已经尽全力拖住她了

——噢~ 我的天……她居然跑了!

折原四郎沮丧万分地抱住自己的额头,就好像刚得知自己丢了儿子似的

——好吧,既然不能骑马,你就让他们牵几条猎犬步行过去吧

——猎犬也不听使唤,它们对着空气狂吠不止,还到处咬人

——沙暴呢?沙暴和闪电呢?

平和岛静雄忍不住插嘴道

——多半是藏起来了吧,你去问问史密斯大人,我刚从外面回来,没看见那两只小家伙

——畜生们联合起来抗议示威集体罢工?真是活见鬼……不管怎样,你让都城守备队先快点赶过去,还有你,怪力小鬼,你给他们带路,要是你能把那小子安全地带回来,我就当是他自作自受,只罚他不罚你

——遵命,陛下

然而受不受罚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做好了豁出一切的准备,要是这一次还不能把死跳蚤带回来,他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

 

地震发生的时候,他们方才离开王宫不久,平和岛静雄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地面上裂开了一道细纹,就好像被自己揍了一拳似的,不料过了一两秒,土层便开始在脚下震颤开裂,犹如底下埋着的一头沉睡了上百上千年的怪物正在苏醒,旷野里的小型农舍和磨坊纷纷被掀翻了屋顶,他眼见着屹立于凡萨尔大教堂前方的那座巨大金色十字架直直地倒了下去,奶白色的大理石圣母侧翻在喷泉池子里,怀里还抱着自家儿子的半截尸体,彩色的花窗玻璃被人从内部砸碎,神父和修女们纷纷从门窗慌不择路地往外逃,随之而出的是熊熊的烈火,想必是教堂内的蜡烛与油灯倾翻所致

情急之下,指挥官下令让士官带领队员们四散开来协助平民避难,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癫狂状态,唯有又大又白的圆月静静地悬于天际,平和岛静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他只记得当自己回到王宫的那会儿大多数王室和贵族成员都已然就寝

【瞧瞧,这才叫真正的怪物,和它比起来我那点破坏力算得了什么?】

他真想这样告诉死跳蚤,人形兵器根本无力撼动宇宙,也无法遏制灾难的发生,甚至无法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他异常冷静地看着人们恸哭着、奔逃着、蹒跚着、蠕动着,火焰吞没了一片又一片的废墟,将被掩埋在其中的生命烧为灰烬,就仿佛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似的,祭坛画中地狱的场景就这样真实地呈现在他的眼前,他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竟一点也不觉得害怕或是难过,这个世界的伤痛和嘶喊仿佛都和自己无关,他认为这场灾难的发生是情有可原的,这是上帝有意为之,由于死跳蚤的罪孽太过深重,这场地震就是为了惩罚他而降临于世的,不然怎么可能刚巧在自己前去救他的途中发生呢?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希望,那只跳蚤虽然身子骨细弱,但行动起来灵活敏捷得像只狞猫,就凭他那身手一定不会被压在瓦砾底下的,说不定还能趁乱从人贩子的手里逃出来呢

这么想着,他跃上了一匹正在朝自己逃窜而来的小马,那一刻他并没想太多,只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能够驾驭它

【是时候把这三个月来学的骑术派上用场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名骑士
//////////////////////////////////////////////////
在有一阵没一阵的余震中,他只身一人赶到了白夜堡——这座饱尽沧桑的宏伟古堡原本就满目疮痍,这会儿更是塌得面目全非

下马的时候他感到有些腿软,面对眼前这一堆庞大的废墟,他不知该从何下手,城堡总共有五层楼,要是地震发生的时候死跳蚤还在最底下的密道里的话,那他就得将压在他顶上的五层楼全部掀开,不过自他俩分别后这么长一段时间内他很可能已经跟着人贩子们走出了城堡的区域范围,但逃出密道的可能性不大,平和岛静雄当时和艾莉娅就是从密道的出口逃出来的,他知道跑完整条密道要花多长时间,要是他已经出了密道,那这件事就不是他一个人所能解决的了

来不及干透的汗水几乎就要在背上结冰,他裹紧了麻衫外面那层单薄的鹿皮软甲,顶着凛冽的寒风走向废墟,此刻他能望见远处的熊熊火光和滚滚浓烟,能听见远处置身于水深火热中的喧嚣嘈杂,然而方圆一英里内却静得可怕,白夜堡就这样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坍塌了,这使他不禁有些嫉妒起远处那块着火的地方来了,在灾难中,火焰虽然是魔鬼,却也是唯一能给这个寒冷的秋夜带来温暖的东西

——喂!有人在吗?!

他使劲喊了一嗓子,不料声音随即就被刮过耳畔的啸风稀释没了

——我知道你就躲在底下!死跳蚤!要是还活着的话就给我吱一声!

树梢上有只猫头鹰好奇地歪过脑袋,并对他眨了眨又大又圆的黄眼睛

就在这时,他听见废墟后头的雏菊花田里传来了人声,似乎是两个男人在往废墟的方向逼近,于是他躲到附近的灌木丛里,透过枝叶的缝隙,他看到对方是两个衣冠楚楚的蒙面者——他们头戴黑色双角帽,脖间系着丝质领巾,身着天鹅绒排扣长袍和黑缎马裤,旁边还跟着一条猎犬

< ——我赌三十块金贝尼他还活着 >

< ——三十块,一个小男孩的价位……他就值这点? >

< ——嘛~ 他虽然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但死了对我们来说也没啥损失,三十块金贝尼,他就值这么多,别和我讨价还价 >

< ——那小狐狸呢?你敢赌小狐狸的命么? >

< ——笑话,难道你不敢吗? >

< ——别这么狂啊~ 老表,要是小狐狸还活着,你就得脱了这身衣服光着卵蛋走回去 >

< ——好主意,你说我们干嘛不趁那帮庶民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到街头操几个处女呢? >

< ——处女?我不喜欢处女,处女又没技术又爱哭哭唧唧 >

< ——诚然,你那点出息也只够操操那些爱往屄里抹香掩盖骚味的烂货 >

猎犬似乎嗅到了什么,它吠了两三声,然后撒腿径直朝废墟跑去

< ——行了,快下注吧,我已经受够了你的满嘴屁话 >

< ——如果小狐狸死了,我只要一样东西 >

< ——什么? >

< ——【一】顶王冠 >
///////////////////////TBC///////////////////////////

< ——不是吧~ 这帮家伙真的都已经死绝了?那我们来这鬼地方费尽力气把他们挖出来的意义何在? >

两位蒙面者距离自己大约只有五码远,平和岛静雄甚至能闻到他们脚下的焦尸味,想必是因为地震时密道墙面上的骨灰大块大块地剥落下来,在地上砸成粉末状后散到了空气中,然后被人贩子的火把引燃所致的后果

< ——你这边死了几个? >

< ——七个 >

< ——加上我这边的,不多不少,十个人都嗝屁了 >

< ——没有孩子的尸体么? >

< ——暂时还没找到……奇了怪了,那俩小巴喇子戴着脚镣是怎么跑掉的?盖瑞没给小狐狸上锁么?不该啊,他这么一个严谨的家伙怎么可能…… >

嗓音较为低沉沙哑的那个蒙面者捏着下巴,怔怔地看着猎犬在旁边撕咬一根烧焦的断臂

< ——这就是报应,老表,要觉得不爽就去街头找几个处女开苞啊,哼~ 就你这衣冠禽兽……居然还想当国王?你让全国上下的处女怎么办?是躲在家里闭门不出还是一个个排好队等着让你操呢? >

嗓音低哑的蒙面者没有回嘴,他沿着塌裂的地面自顾自地向前走去,猎犬见状便知趣地丢下享用了一半的战利品跟上前,过了一会儿又停住脚步在废墟堆里东闻西嗅

< ——是死狐狸的味道对么,罗伯特?你喜欢吃死掉的小狐狸么? >

狗儿抬起脑袋呜咽着对主人摇了摇尾巴,然后开始用爪子刨起地来

平和岛静雄紧张得肠胃打结,他缩起身子,像猎豹一样隐藏起自己的气息,与此同时给浑身上下的每根肌肉都拧紧发条,一边考虑若是废墟底下的那只跳蚤还没死透的话要怎么在那两个蒙面者反应过来之前将其夺回,胜败在此一举,他不知道那两位“绅士”的身手如何,要是自己没能一下子把两人全部击昏,折原临也就很可能会被拿去做挡箭牌,这家伙之所以会落到敌人手里都是因为自己在关键时刻没有当机立断地替他冲出去,他不能重蹈当时的覆辙

树梢上那只猫头鹰忽然发出诡异的笑声,惹得猎犬不满地对着它狂吠了一阵

< ——快帮我把这玩意挪开,我好像看见那小子了 >

语气轻佻者一边说着一边埋头扒拉碎石和泥块,嗓音低哑者站起身来从不远处拔出一根生锈的铁撬,此时两人的天鹅绒长袍下摆已沾满了灰土

< ——慢着 >

< ——又咋地? >

只见语气轻佻者朝对方勾了勾手指,然后抬脚踩了踩什么,又好像翻面饼一样用脚背把那玩意翻了个面

< ——真是活见鬼,你个混蛋居然赢了 >

嗓音低哑者凑上前瞄了一眼,继而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类似于冷笑的哼,两手插进衣袋调头就走

< ——喂喂~ 这就走了么? >

< ——你还想怎样?等着被都城守备队抓走? >

< ——不把那个躲在灌木丛里边的小怪物干掉以除后患么? >

【该死……那家伙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死跳蚤真死了么?】

平和岛静雄看见那名语气轻佻的蒙面者把缠满白色绷带的脸孔转向自己,额角不禁流下一滴冷汗

< ——你行你上 >

< ——什么?让我一个人单挑人形兵器?你是过分小瞧他那一身怪力呢还是觉得就算我们二打一也胜算不大?再怎么说我们至少有枪啊~ 他速度再快能快得过子弹? >

【噢?你想试试看么?】

他攥了攥拳头

< ——省省吧,他又没看见我们的脸,哪来的后患? >

<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听你的总行了吧?反正人又不是我们杀的,这锅我可不背 >

说着他便快步跟了上去

< ——比起人形兵器,我更在意那俩小巴喇子到底去哪了 >

< ——不就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么?跑就跑了呗 >

< ——不……小狐狸死得不太对劲,他两只手都没有被铐在一起……盖瑞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更何况他还带着九个人贩子……带着俩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鬼从十个大人眼皮子底下逃跑,这小子是有多大能耐? >

< ——就算他有再大能耐,耐不着他运气不好,扛得过人祸逃不过天灾……重点是他死了,老表,他已经死了…… >

……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世界又重新陷入了寂静,平和岛静雄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呆呆地蹲了很久直到双腿失去知觉,寒风肆虐得愈发猖獗,他却一点也觉不着冷

他并不是完全没考虑过死跳蚤真的死了这种可能性,他原以为自己体内的猛兽会为此而疯狂暴走,但他没有,恰恰相反,他感觉自己的头脑异常清醒,他既不觉得悲恸也不觉得愤怒,地球少了只跳蚤还是照样会转……

【连上面那块大石板都没撬起来,仅仅看了一眼就…………那家伙死得是有多惨……】

他感到大地再一次震颤起来,于是赶忙从灌木丛里一口气冲进城堡废墟中,然后他看见了那具尸体——他的腿被夹在地基的裂缝间,悬垂在细手腕上的那只手无力地跟随着周遭的世界痉挛抽风,脖子以上部分像爆裂的西瓜一般血肉模糊

【不……这不是他……这家伙连脑袋都没了……那两个混蛋凭啥一口咬定这就是他……】

余震仍未止息,他咽了咽口水,努力压抑着内心的忐忑,就好像端着一满杯牛奶似的踏着崎岖不平的废墟朝尸体的方向缓缓走去,然就在这时,他看见一道银光从那只手的食指上落入了废墟

那一刻,他回想起三个月前在现任国王的加冕大典上,折原临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让自己单膝跪地亲吻那枚戒指的情形,他想起他狡黠的红眼睛,他想起他嘴角上扬的弧度,他想起他一脸戏谑地向自己伸出右手背,他想起他身上那股令自己既厌恶又迷恋的跳蚤味……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暗暗立誓——

【总有一天,我会将他的笑容碾成粉碎】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连那张该死的笑脸都见不着了

想到这里,他拔腿冲了上去,飞快地扒开碎石瓦砾寻找那枚小小的银狐王戒,他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何在,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它,就跟溺水时会伸手去抓救命稻草的本能反应一样,他承认自己喜欢他,但他不容许自己的世界为了他的死而垮塌

不幸的是,那枚戒指落在了一道较深的罅隙间,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发现了它,然后把那一片的废墟掀了个底朝天,搞得骨灰又漫天飞舞了一阵子

——【一】切都结束了,折原临也,这就是命运,你得背负自己的十字架

他摩挲着那枚戒指,念叨咒语似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就当是对死跳蚤的永别,然后把它揣进口袋转身走开,打算趁着都城守备队赶到之前一个人独自回宫

最后一波余震渐渐平息了下来,远处的火光和浓烟基本上散得差不多了,他脚步虚浮地走着,神志有些恍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场无法终结的梦境,就像童话里写的那样,第二天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稻草床上,父亲仍旧坐在窗前不知疲倦地谱着钢琴曲,吃早餐的时候母亲说自己昨夜睡得很不踏实,他说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把记忆倒回中午十二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也就是从他看见死跳蚤在阁楼上喂鸽子的那一刻起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全部捋了一遍,最终唯一能给出的解释只有上帝执意想让这家伙下地狱,因为他的死亡完全是由一连串偶然事件一步步促成的——如果艾莉娅带上了侍卫,她就不会被人贩子拐跑;如果他没把汇合地点改到白夜堡,艾莉娅就不会觉得害怕,也就不会提议到雏菊花田里玩躲猫猫;如果他当时没把字条塞给那个穷小子,那帮人贩子就不会提前守在密道里;如果自己当时没把他丢下……

这一切真的都只是偶然么?

【——在他的脑袋被砍掉的那一瞬间,他的灵魂从他的肉体中逃了出去,然后占据了一只狞猫的躯体】

【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易形者,虽然没上断头台,脑袋也被砸了个稀巴烂……莫非他在那个故事里预言了自己的未来?】

他突然想起树梢上的那只猫头鹰

【见鬼!要是他真在死前发动了能力,那可就麻烦大了……这家伙连本体都没了,意识还像跳蚤一样在不同生物体之间窜来窜去,我上哪找他去啊?】

他忽然又想起折原临也染上风寒那段日子里说过的一段话

【——我为什么要为了捍卫自己的家族而未雨绸缪?这并不是我所期许的未来,与其呆在固若金汤的城池中,不如推翻一切从头再来,我想要制造混乱,我想逃离这里】

他想起他和自己分别时强行牵起的嘴角和眉宇间掩藏不住的悲伤,想起他在雏菊花田里向自己许诺一切很快就会结束,并且会比自己想象的快很多,想起他自西境回来以后躲在阁楼里一门心思地干着令自己摸不着头脑的勾当……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想要的自由么……死跳蚤】

一刹那,他突然感到头疼欲裂
//////////////////////////////////////////////////
两小时前,白夜堡



——这样做真的好么?

——嘛……对我有好处就是了……这小子说他叫奈仓……我发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名字

折原临也拖着断腿一瘸一拐地走到死去的男孩身边,然后将身上沾满尘灰和血污的绣金黑袍披在尸体的肩上

——小狐狸死了

他掏出狞猫假面装进对方的裤兜

——假面狞猫死了

他解下藏在袖管里的小刀并将其塞入对方的手心

——折原临也死了

他摘下食指上的戒指放在手心里把玩了一番,然后将其戴上对方的食指

——王子殿下死了

他摸了摸马甲内侧的黑斗篷、一打飞刀和嵌在腰带内的金币,又掏了掏裤袋里的怀表和靴筒里的羊皮纸,踌躇了一番之后终究还是没再动作

——快走吧,亚瑟,再不走都城守备队就要来了

少女背着他蹲下身来,折原临也只得顺从地将手臂环上她的脖子

——真是讽刺呢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

——地震么?

——不……不是地震……是死跳蚤……只有死跳蚤死不掉
////////////////////////TBC//////////////////////////

——左拐……噢不,停下……等那个卫兵过去了再

听见搁在肩头的声音越来越小,简·A·克罗切只得将折原临也背至墙边并将他放下

——告诉我你要去哪,亚瑟,要不然我会在你昏迷的时候把你交给卫兵,我是说真的,你现在要想反悔还来得及

折原临也有气无力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我不明白……你刚才差点就没命了,虽然我也曾不止一次地陷入濒临死亡的境地,但你和我不一样,我是被用来贩卖的货物,我一无所有,而作为曾经的王子,你离王位只有一步之遥,你有父母,有珍视之人……那个金发女孩……

——左拐过一个十字路口直走……到了三岔路口你会看见一条小巷……右数第七户门楣上刻着一只上帝之眼的占星铺子……嘛……那地方很可能已经塌了……但有人会接应我们……

——好吧……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逃出艾萨临避风头?

——不……我哪儿都不去……我就藏在……卡萨……威尔

他说着说着脑袋便歪了过去,看着鹰嘴兜帽底下那张伤痕累累的稚嫩脸蛋、嘴角干涸的血迹和无意识发颤的肩头,简·A·克罗切本想一走了之,待过路的卫兵将其送回王宫,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将只是噩梦一场,他就不必将曾经的自己杀死并承担比死亡更为沉重的痛苦与折磨

可她走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眼见着一名卫兵向他走去,她连忙冲回去把他背了起来
//////////////////////////////////////////////////

 

 

 

 

 

 

 

你们还要下更嘛(抠鼻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