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13

  • 转载自 静临吧 @艾郁生

  • 前文链接

  • 以下正文。

 

 

 

这里阿骸。

 

 

 

 

 

 

 

 

 

——阿诺……有人在吗?!

简·A·克罗切气喘吁吁地步入那一幢摇摇欲坠的占星屋,先前一路上她花了不少功夫避开来往的卫兵和路边燃烧着的草堆和酒桶、跨过在地上匍匐前进的难民和横死街头的人尸马尸,卡萨威尔贫民区的街道原本就狭窄而泥泞不堪,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因为常年生活在那种充斥着马粪和下水道味的恶劣环境中而变得嗅觉迟钝

屋内漆黑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只听见自己脚下嘎吱作响,就好像遍地都是玻璃碎渣

——呀~ 大老远的把这家伙弄到这儿来真是不容易

背后传来的声音纤细而稚嫩,听起来是个和折原临也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她转过身,果然看见门边靠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剪影

——你就是接应人?

——正是

——天哪,真不可置信……你居然没放他鸽子……我是说……你事先不知道今天会发生地震吧

——当然啦~ 但我知道他会过来的,除非他死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她缓步走来,简这才发现他一侧肩上挎着个和他的身躯相比大得有些滑稽的木质工具箱,箱壁有一下没一下地刮蹭着他幼嫩的膝盖骨并随之咵嗒作响

——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趁乱溜到这鬼地方来接他的,从零点到两点半,算他一小时二十块金贝尼,他得多付我五十块

——现在不是谈钱的时候,他一条腿废了,我……我不知道他的肺有没有被开洞,但他喘起气来像是在拉风箱……说实话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再这么拖下去恐怕……你有认识的学士或是医师么?要是把他送到外面的诊所就会暴露他的真实身份,我是说……你应该能理解现在的境况吧

——是的是的,我早就料到他会变成这副样子,这就是我出现在这儿的原因,现在请随我来,小……呃……我该怎么称呼你?

他在她跟前停下脚步,她低头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的眼睛里洋溢着孩子的天真无邪,举手投足却气定神闲得像个书生

——简·安东尼奥·克罗切,你可以叫我简

——很高兴认识你,简,我叫岸谷新罗……临也那家伙真没和你说起过我?

——事实上我们地震前才刚认识……他把我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出来

——啊哈~ 这么说你是他的救命稻草咯?他给了你自由,你又救了他一命,多么皆大欢喜的结局啊……不过说真的,我已经好几个月没看见他了,前阵子他在信里吹嘘自己仅仅用一袋金贝尼就让平和岛静雄上了钩……唉~ 如果我也能用一袋金贝尼把那个刀枪不入的怪物变成我的实验体就好了,之前以为他会带着自家侍从一起逃过来,还盼着亲眼目睹一下传说中人形兵器的尊容,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把那家伙给丢下了,鬼知道这幸运的混蛋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见到人形兵器了,不过没看见他打架……怎么说呢……他看起来其实一点儿也不可怕,也就比你高大约半个头,长得挺顺眼,应该说很有西境人的味道……反正混在人堆里你绝对猜不出他的真实身份

——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

他打着哈欠来到屋子后方推开一扇破损的木门,少女跟着他来到一片狼藉的内室——扑克牌、巫毒娃娃、人偶和傀儡的残骸统统浸泡在倾洒了一地的红黑色毒药中

——我的天……你和他为什么要约在这种鬼地方?

说着她不小心踩碎了一颗白森森的头骨

——因为这底下有我的秘密基地,我在学城念书,主修医学,辅修渡鸦学,暗地里研究神秘学……没办法,学城目前受教会控制,他们禁止未成年的学徒修神秘学

——于是你是打算对他施行黑魔法么?

——哈~ 黑魔法?你讲真?

他用鞋底将地板上的杂物扫至四周空出一小片正方形区域,然后用鞋尖灵巧地将其撬开

——没有,我就随口一说,反正我已经把他的性命托付于你了,你要是把他弄死了也不关我的事

——拜托~ 他好歹也把你从人贩子手里救出来了嘛,照理说不应该是“无论如何,请务必一定要把他给治好”么?

——嘛……你会把他给治好的不是么?

——宾果~

他打了个响指,然后颇为绅士地退至一边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女士优先
//////////////////////////////////////////////////

那天晚上,平和岛静雄终究还是没有回宫,他知道要是自己这个时候回去宣布了折原临也死去的噩耗,全宫廷上下铁定会炸开锅,他得一遍又一遍地向人们重现折原临也的死状,他无颜面对国王和王后,更没脸见艾莉娅,狂风暴雨般的追问、质疑和一张张由惊愕转为悲痛的面容将会使今晚变成一个被无尽的懊悔、内疚与良心拷问所淹没的不眠之夜,但等到都城守备队把他的尸体带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乖乖闭上嘴巴为他默哀

他一路向东躲进了卡萨威尔近郊处的山谷里,据说那里边窝藏着不少土匪,但他相信这些逍遥法外的歹徒这会儿肯定在镇上趁乱对正在逃难的灾民大肆掠夺,虽说国外有些剧作家会把土匪描绘成劫富济贫的草莽英雄,但艾萨临的土匪是败类中的败类、渣滓中的渣滓,他们对穷人没有怜悯之心,也毫不掩饰自己贪婪残忍的本性,罪恶感和廉耻心在他们眼里代表着虚伪和懦弱,如果说艾萨临是颗由内而外腐坏的苹果,那他们就是苹果核里的蛆虫,就连人贩子都比他们更有人情味……不过就算他与这帮恶棍狭路相逢,平和岛静雄谅他们也不敢惹自己,作为人形兵器,他只要动动指头就能把他们唬住,而且眼下他身无分文,挑衅自己只能使他们得到一阵痛扁,而非一块块散发着诱人光华的金色国王脑袋

在半山腰一块突出的峭壁边缘,平和岛静雄俯瞰着山下的卡萨威尔,城墙内的住宅、树木、谷仓、石头仓库、木制旅馆、商业会所、酒馆和妓院像是被踏扁了的玩具,其中小部分还星星点点地冒着火光,燃烧出的浓烟在市中心的上空积成了一片灰蒙蒙的雾霭,城墙脚下的贫民窟变成了一圈炭色灰烬,只有王宫的银白色堡顶在十点钟方向几英里处的高地上熠熠生辉,就好像夜空中那轮满月在地上投下的倒影似的

【——今天是满月,满月会有好事发生不是么,静雄君?】

听到艾莉娅的声音在脑中回荡,他突然鼻子一阵发酸,于是闭上眼睛深吸了两口气,然后仰头望向天空,想象自己手持一把幻影流星锤,将上面那些该死的星星统统都给砸了下来

【别为狐狸落泪,艾莉娅,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相信我,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地死掉,他策划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他最爱的人类身上寻开心,看看他们究竟会对自己的死作何反应,顺便再参加一下自己的葬礼……等着瞧吧,他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没错,他一定会的……】

他真希望死跳蚤这会儿就躲在自己身后的大石头后边,一脸贱笑着跳出来大叫着“气死你”,一边拿着把银晃晃的小刀朝自己乱刺一通……

要真是这样,他就决心永远地离开王宫,他会和他一起流亡,逃出卡萨威尔,逃出艾萨临,不管到哪儿,他都再也不会把他一个人丢下了

——出来啊!死跳蚤!!!我不管你变成了狐狸、猫头鹰还是别的什么!别像个胆小鬼一样把烂摊子全都丢给我!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全身而退吗?!既然你想要自由,当初又为什么要我当你的骑士呢?!合着你这三个月都是在耍我咯?噢……该死的,上帝诅咒你!!!

他如同困兽一般绝望地捶打着岩壁,直到把山体揍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掌指关节处血肉模糊,在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世界终于还是在这场地震中崩塌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哭出来,也许哭了也许没哭,反正他已经输了个彻底,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筋疲力尽地倒在了碎石堆里,就仿佛倒在整个世界崩离殆尽后的废墟之中
///////////////////////TBC///////////////////////////

 

 

< 回忆篇 >
////////////////////////////////////////////////////////
1556年,秋,奈茵尔



——嘿~ 要糖豆么,静雄?来自新大陆的屎色糖豆,人称巧克力,一枚银贝尼一罐,全西境……不,是全国最低价

——不要

——好吧,那鳕鱼糕呢?这玩意可不多见,你也知道,我们这儿只有七腮鳗和大马林鱼

——你把我吵醒了,查克……

——哈!我知道你要什么,你要锡兵不是吗?拜托~ 快说是的,你的“骑士团”里不是还缺五个“伴随战斗员”、两个“射手”和一个“牧师”么?

——你还别说,我昨天刚发现你老弟的“骑士团”里多了五个“伴随战斗员”、两个“射手”和一个“牧师”,我问他是哪来的,他说是你送他的,但我知道他在放屁,只有傻子才会把自己的锡兵白送给别人,你以后真该防着点他

平和岛静雄冷言冷语地嘲讽道

——妈的……这小赤佬偷了你的锡兵不算,居然还想嫁祸于我,我回去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算了,要不这回你去揍他吧,静雄,我知道你很生气,况且你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也只有你……

——别给我得寸进尺,查克,知道么?你现在就像只烦人的苍蝇,我都懒得……哈~ 我明白了,原来你这是在挑衅我

——我?我哪敢挑衅你啊?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儿还有两块磁石、一把放大镜和一支田螺号角,你真的啥也不要吗?

闻言,平和岛静雄掀开盖在眼睛上的小人书,然后坐起身来对男孩小推车里的物件打量了一番

——你还真是什么都偷啊……

他从角落里抽出一尊散发着檀香的黑色圣母玛利亚像并拿在手里端详了一番

——小心点儿~ 这玩意可是无价之宝,东境的修道院近百年来一直在用进口的上等檀香木对其真品进行复刻,但为了保持它的神圣性,他们每年只复刻十件,然后全都拿来送给国王和那些爵爷们了,不过……看在你和我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就象征性地只收你五块金贝尼好了,你把它带回去给你妈瞧瞧,她准会喜极而泣

——这么多年的交情……你想尝尝友情破颜拳的滋味吗?

听见平和岛静雄咬牙切齿地将手骨捏得咔咔作响,身着背带裤头戴鸭舌帽的男孩忙不迭向后退了几步

——别……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我这就滚蛋

眼见着男孩慌慌张张地推着自己的木轮车跑下山坡,平和岛静雄暗骂了一声狗娘养的,重新把书盖上眼睛躺倒在树下,不料没过三秒那混蛋又恬不知耻地跑了回来

——既然你不要你那窝囊废老爸给你的礼物,那我就照单全收啦~

说罢他撒腿就跑,平和岛静雄火冒三丈地跳将起来追着男孩一路狂奔,男孩一面逃一面将推车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往外扔,引得别家孩子一哄而上跟在后边疯抢

——撒币啦~ 伙计们,撒币啦~

他打开满满一麻袋金银贝尼并将它们大把大把地朝天上挥洒出去,就好像一个劫富济贫的少年英雄,平和岛静雄一时间傻眼了,自打他父亲到东境的王宫当起宫廷乐师以来,他从没给家里寄过这么多钱,他这辈子也从没见过这么多钱,那一块块或金或银的钱币从男孩的指缝间流泻而出,被太阳光照得耀眼夺目

【抢吧,尽情地抢吧,你们这群可怜虫】

奈茵尔相当于西境的乡下,是西境风景最为秀丽的地方,同时也是西境七大郡中最为闭塞而贫穷的一个,众所周知,西境七大郡在五百年前曾是七大自由贸易城邦,那里的商人在艾萨临建国以前就完成了大量的资本积累,因此西境是艾萨临强大的经济支柱,而在西境主要的七大产业中,农业是最不起眼也最捞不着油水的,那里没有车水马龙的商业街,人们只能从挑担的小贩手里才能买到来自外界的其他商品,除去税收、公共磨坊使用费和土地租赁费,农奴和自由民们光靠种地和蓄养家畜只能维持生活最低限度的基本开支,因此身为一家之主,男人代表着奈茵尔农村家庭的主心骨,一个成年男人若是不下地干活会遭到全村人的耻笑,平和岛静雄的父亲本就沉默寡言性格木讷,在父亲成为宫廷乐师的前几年,街坊邻居的孩子们每每看见他替他父亲下地种田或是放牛放羊都免不了围在旁边冷嘲热讽一番,而在吃了几次苦头之后,他们虽不再敢当面惹他,却也因此怀恨在心,尤其是当他家因父亲成为宫廷乐师而阔绰起来以后,他们更是对他产生了一种仇富心理,当然,这里富与穷的差距可能仅仅只是喝不喝得上牛奶、裤兜里有没有糖豆、衣肘部分有没有打补丁或是脚上有没有穿鞋的区别,但平和岛静雄知道他们嫉妒自己,这帮家伙表面上拿自己当朋友,背地里一个劲儿想办法掏空自己的口袋,查克和他弟弟都是惯偷,推车里的东西大多都是他们俩进城偷来的,而令平和岛静雄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回偷的竟是父亲寄到家里的东西

他放弃了追逐,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们疯狂地抢夺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使得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不禁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脑袋一脸恐慌地回望他

——干嘛停下?快抢啊,再不抢就要被鸟儿衔走了,鸟儿就喜欢闪闪发光的玩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过了许久,一个女孩怯生生地发话道

——别误会,静雄,这……这全是查克的主意,我原本是站在你这边的,但查克威胁我说要是我不配合他的行动,他就……他就……

平和岛静雄没有作声,他一言不发地上前拾起那尊无人问津的黑色圣母玛利亚像,然后调头朝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奈茵尔正沐浴在温暖的橙色夕阳中,夕风和煦而轻柔地吹拂着麦田,一路上他看着自己的影子被一点点愈拉愈长,一边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没有出手揍他们,为什么自己能如此云淡风轻地走开,他理应感到愤怒才是,如果这回自己没有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他们以后是否会变本加厉……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没过了山头,夕阳由橙色变为了紫红色,他推开门扉,发现家里静得出奇,虽说往日里的现在也经常如此,弟弟继承了父亲沉默寡言的基因,而母亲这时候通常都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他也确实听见了黄油在锅里滋滋冒泡的声音,以往他经常有种母亲把落山的太阳放进锅里煎了的错觉,但不同于以往的是,此时此刻屋内的气氛却因这滋滋声显得分外沉寂

——你回来了啊,静雄

他听见母亲吸鼻子的声音,语气好像刚哭过的样子,虽然她有意将哭腔压了下去,但他分辨得出其中细微的差别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儿,刚才切洋葱辣到了眼睛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脸对他勉强笑了笑,于是他冲进后屋找到正坐在门槛上看书的弟弟

——妈妈为什么哭?

——因为爸爸死了

——你说什么?

——爸爸死了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幽

——够了,静雄……别再让他重复这句话

恍然间,他终于醒悟过来,那一大麻袋金银贝尼原来是父亲的遗产

听着母亲的啜泣声,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茫然而顿挫地走到书桌前翻了翻父亲生前最后的笔迹,看着那一串串逦迤狂狷的花体字和五线谱上跃动的音符,他心中泛起一阵不可思议的涟漪,父亲的生命居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在另一个地方逝去了,而令他惊异的是,他竟无法为此感到悲伤,虽然在得知消息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但也仅此而已,他已经太久没看见父亲了,而且以前父亲在家的时候他也不太喜欢父亲,对很多男孩子而言,父亲是偶像,是英雄,是他们长大以后想要变成的模样,然而在平和岛静雄眼里,父亲一直都是个懦夫,面对街坊邻居的诟病,他向来充耳不闻逆来顺受,但这也怪不了他,他患有哮喘和肺结核,本就干不了重活,他除了作曲一无是处

之后的两三天内,街坊邻居的家长们陆陆续续地带着自家孩子登门拜访表达歉意和悼念之情并将父亲寄的东西和遗产还了回来,母亲告诉他明年夏天她就要带着他和弟弟去王宫生活,他问母亲为什么有了这么一大笔钱还要去王宫服侍权贵,母亲解释说这是公爵大人的一番好意,她无权拒绝,那笔钱可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在那一个月的服丧期间,他常常兀自捧着那尊黑色圣母玛利亚像发呆,思索着上帝让父亲死去究竟是为了向自己传达什么,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那个下午发生的事情,当自己背对着太阳、背对着所有背叛自己的朋友们离开、看着自己的影子被一点点愈拉愈长时的心情,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出手揍他们,他可不像父亲那么懦弱,他向来有债必还,有仇必报……

——是孤独

平和岛幽看着自己,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很孤独,哥哥
///////////////////////////////////////////
猛然间,他感到自己的后脊被人狠踹了一脚,梦魇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耀眼的炽色阳光,他本能地伸手挡眼,大脑里一片眩晕

——嗨~ 中午好啊,小鬼,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

指缝间的光芒倏地被高耸的人影挡了去,他放下手,发现自己被掠劫归来的土匪给包围了

——在山上……确切地说是…半山腰

——错了,确切地说是土匪的地盘,我,“红胡子”约翰的地盘

——所以呢?

——所以呢?!哇哦~ 很拽嘛,小鬼,一个人跑到悬崖峭壁上睡大觉,这么喜欢冒险,你一定愿意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吧

“红胡子”约翰刚想揪起平和岛静雄的后领就被他一脚踹飞了出去,几乎是在下一秒,这个体格强健的男人就可怜巴巴地挂在了悬崖边上,其他几个土匪们站在一旁看得两眼发直

——你倒是飞一个给我看看啊

平和岛静雄站起身来缓缓向他走去

——见鬼……这…不可能……难道说…你是……人形兵器?!

他在男人扒着岩壁的两只手前几英寸的距离处停下脚跟

——我不叫人形兵器,我叫平和岛静雄,记住这个名字,记住你今天的耻辱

他紧攥着拳头,一字一顿地以自己所能达到最平静的语气说完这句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TBC/////////////////////////

 

 

 

啊,好累,明天继续吧(下跪)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