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14

  • 转载自 静临吧 @艾郁生

  • 推荐狂魔在此赔罪(土下座)

  • 我要直播吃键盘(拖走)

  • 前文链接

  • 以下正文

 

 

 

 

 

这里傻逼阿骸(哭唧唧) 

 

 

 

 

平和岛静雄回到镇上之后不久便被都城守卫发现并带回了王宫,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把他强行拖回去的打算,不料他竟主动束手就擒了,而且途中始终一反常态地保持着顺从和缄默,然而作为传说中的“人形兵器”,他这种极端冷静的态度反倒更令人心生畏惧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

——我对他的死感到很抱歉,他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我会为此担起全部责任的

他的语调里不带一丝感情,嗓音因为昨夜那一通发泄变得低沉而沙哑,仿佛一夜之间跨过了变声期

——嘛……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王子殿下的死对每个人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是天意,怨不得任何人

——得了吧,你没必要安慰我,我是他的侍从,保护他原本就是我的责任,我原本有能力避免这一切,但我在关键时刻把他丢下了,这就是我的失职

——好吧,那我告诉你,现在宫廷上下乱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王后陛下一看到尸体就晕了过去,直到现在还没醒转,艾莉娅公主的情况更糟,国王怕她情绪失控让侍卫把她关在房间里不让她去看,结果她偷偷爬出窗外,摔成了重伤,而这一切悲剧的发生都源于你的失职,这么说有没有让你觉得好受些?

——我有说过我很难受么?

——拜托,我早就听说过你在西境的“光辉事迹”了,你就是个火药桶,以前动不动就炸,现在强行压抑自己,到时候肯定炸得更厉害,王宫好不容易挨过了地震,你再来一下子它可就经不起折腾喽

——放心吧,他已经死了,我再怎么闹腾也没法让他活过来,简而言之……

他叹了口气,低下头疲乏地揉了把脸

——我已经失去了愤怒的理由
//////////////////////////////////////////////////
他回到王宫时大概是下午三点多的样子,殿内的“灾后重建”工作已接近收尾,仆从们正在用滑轮车把一个崭新的巨型水晶灯吊至大礼堂的穹顶中央,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回折原四郎并没有立即召见自己,取而代之,他的侍卫队长把自己派去了藏书塔,说实在的,他这时候倒真挺想看看国王陛下脸上的表情,短短四个月内,他的两个儿子相继夭折,一个死于意外,一个死于灾难,再加上死在他手里的先王——也就是他的亲哥哥,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么?平和岛静雄知道国王是个阴险狡诈、薄情寡义且贪得无厌的昏君,但他不知道这条老狐狸究竟冷血到什么地步,纵使他从没爱过自己的两个儿子,他也应该更偏心死跳蚤,因为死跳蚤不仅身上有他的影子,而且还遗传了银狐的非凡智商,这家伙虽不是当国王的料,但以他的能力担任情报总管或是财政大臣之类的职务总还是绰绰有余的,若是好好加以利用,纵使王位底下垫着至亲的尸骸也能稳坐这片江山,作为他的父亲,折原四郎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可现实是上帝不仅没给他仅剩的天才儿子留全尸,还偏偏砸烂了他最宝贵的脑瓜子,这简直是上天对他赤裸裸的讽刺……之前自己火急火燎赶回来告诉他说死跳蚤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他还不把这当回事,结果没过几个时辰就被啪啪打脸了,真不知道他看到尸体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他花了整整五小时在长梯上爬上爬下,在书海中来回穿梭,把藏书塔里数不清的藏书和典籍对号入座,这实在是个累人的活,藏书塔一共有五层,上三层交由别人来整理,他一个人完成了底下两层的量,直到晚餐过后,他被关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明白过来折原四郎多半是受了不小的打击,就折原临也的死,他不可能不怪罪自己
//////////////////////////////////////////////////
——笃笃笃

——怎么?国王陛下终于打算召见我了?

——不,是艾莉娅殿下

【这下糟了】

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他僵硬地转过脑袋,只见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侍从低头避开横在额前的门梁走进屋内,相较之下,他背上的艾莉娅小巧玲珑得像个洋娃娃,她身着一条白色棉质睡裙,脑门上缠着绷带,白亮成金的鬈发柔顺地披散着,肩膀和手肘上满是擦伤,两条小腿从膝盖到脚踝都被严严实实地裹上了纱布,里边用木棒固定着

——放我下来,培提尔

她在侍从耳边轻声说道,那名高个子侍从便背对着床沿单膝跪地并小心翼翼地放下她娇贵的膝盖窝,就好像稍不留神那里面的骨头就会碎成玻璃渣似的

——行了,你先退下吧,我和静雄君有话要谈

待侍从带上门后,她有些神经质地啃起了指甲,平和岛静雄扭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瞳膜周围一圈充着血,就连眼皮底下的青色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

他徒劳地张了张嘴,早先在悬崖边上准备好的台词一股脑哽到了喉咙口,堵得他像被冲上岸的鱼儿一样喘不过气,于是他只得作罢,转而伸手抚向艾莉娅的肩头,不料在那一瞬,她忽然触电似的打了个激灵,两胛瑟瑟地颤动起来

——你在害怕什么,公主殿下?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骗我……那天明明是满月……上帝不可能听不见我的祈祷……一定是……一定是他们把临也藏起来了……他们想让我对他死心……不然他们为什么不让我去见他最后一面……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告诉我……静雄君……我到底要怎么做他们才肯放我去见他……这场噩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终结

——这不是噩梦,这是现实,他们没有欺骗你,欺骗你的人只有你自己,作为他曾经的侍从以及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他确实死了

说着他从床头柜里掏出那枚折原临也惯常于戴在食指上的银狐戒指

——喏,他死的时候还戴着这玩意,另外……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自从地震结束以后,闪电就一直没回来

——可这也不能证明什么呀……他很有可能去找主人了

——猫儿是不认主的

——他性子那么野,会逃跑也不足为怪啊

——的确,但死跳蚤又没把他关在笼子里,他要是想逃的话早干嘛不逃?

——这么说……这是上帝的旨意……闪电是临也的化身……他的失踪意味着……临也的死

——正是如此

说实话,平和岛静雄潜意识里仍残存着死跳蚤在死前发动了异能的希望,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先知画家的预言:“你还是个易形者”,这是属于他和死跳蚤两个人的秘密,他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他不愿给艾莉娅留下任何一丝念想,死跳蚤压根不喜欢她,既然地震斩断了他和艾莉娅的红线,他怎么可能再主动帮他们俩牵上呢?

看着面前这个浑身是伤的女孩眼眶里一点点溢满泪水,嘴唇无可抑制地颤动起来,最终在精神崩溃的一刹那扑到自己怀里失声痛哭,他温和地揉着她脑后的头发,感觉到残忍和自私的幼苗正在愈渐荒芜的灵魂深处暗暗滋长,凌迟一般撕扯着心底那道流不出血的黑色伤口

他感觉自己就要坏掉了
//////////////////////////////////////////////////
折原临也的葬礼在地震后的第三天举行,由于尸体的模样太过不堪入目,修女们没给他准备棺材,她们直截了当地火化了他,然后将大部分骨灰埋在了他和他哥哥挨在一起的墓碑底下,小部分留给了国王和王后

那日的王室墓园从清晨开始就被笼罩在了冷灰色的阴翳之中,贵族们厚重的黑色羊毛斗篷在凛冽的寒风中上下翻飞,葬礼的氛围因此变得愈发肃穆凝重,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为死跳蚤默哀似的,冥冥中,平和岛静雄意识到他的死亡宣告着冬天的开始

待神父主持完毕,折原四郎缓缓上前念起悼词,那是平和岛静雄自地震后第一次见国王露面,他的精神状态比想象中还要好些,语气虽算不上沉痛,却也有意收起了平日里惯常上扬的尾音,平和岛静雄猜想他作为国王唯一的优点就是擅长做表面功夫,哪怕心里难受也不会表露出来,就算表露出来也不会当着别人的面,他总能给人一种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乐观、处理任何事都非常游刃有余的错觉,就好像王后和他结婚来十余载都不知道他平日里站在窗前做沉思状的时候大脑多半处于神游状态一样

——折原临也,我们的先王子,我的儿子,真没想到才过了短短三个多月,上帝就把你召去给你哥哥做伴了,而四个月前,你叔叔才刚去世,他们的尸骨未寒,而你才只有七岁……天哪,七岁,你竟在最幸运的年纪遇上了最不幸的事,这一定不是你自己的意愿,我知道你一定不甘心就这样早早地离开你所爱的人类,你死于一场令人始料未及的地震,这看似是偶然,是上天开的玩笑,但是在四个月内无缘无故夺走三条人命,这实在太过残忍,也不符合因果论,因此在这三天里,我一直在思索上帝之所以接二连三地把你们从我身边夺走的原因,你的侍从说你的死全是他的罪责,可我不这么认为,你们都是我的血亲,上帝这么做的目的只可能是为了惩罚我,如果可以避免这一切悲剧的话,我宁愿自己死去,可我不能,我是艾萨临的国王,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痛苦置我的子民于不顾,因此,我在此向你发誓,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竭尽全力守护艾萨临,我会扫除这片土地上的黑暗与罪恶,给我的子民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至于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你知道我一直都爱着你,临也,请安心地去吧,愿上帝保佑你的在天之灵

他在坟前的十字架前洒了点圣水,然后俯身插了朵血红的曼珠沙华
///////////////////////TBC///////////////////////////

葬礼结束后,平和岛静雄本想趁国王上马车之前将他拦下,他已经受够了连日的禁闭和冷处理,现在折原临也已经死了,他的身份从侍从又跌回了庶民,以折原四郎的性格,他没过一个月就会将折原临也的死丢到脑后,而自己的存在也会随之被遗忘,王宫里将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眼下艾莉娅回到了彼特兰,弟弟在王家剧团里学演戏,他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结果平和岛幽似乎早已料到他有此打算,在哥哥瞅准了时机迈开步子冲上前的那一刻,他拽住了他的胳膊

——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只是想找老狐狸把话说清楚罢了,你以为我想干嘛?把他杀了不成?

——妈妈已经替你求过情了,你先沉住气再等一阵子,他想召你的时候自然会召你过去的

——唉……

他垂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

——也许你是对的,我一冲动通常都没啥好结果,我真后悔……要是当初过来的时候没有跳船就好了,如果我没有在那里碰上那家伙,我就不会成为他的侍从,要是我没有成为他的侍从,他的死和我又有何干……你不知道那种被晾在一边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弥补过错不知道外面的人在怎么议论自己也不知道那条老狐狸究竟在自己的命运判决书上写了什么的感受,说真的,我宁愿上断头台也不想继续这么下去了

——你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之前还担心你回来以后会大闹一场,可是你没有,你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哥哥,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安慰,如果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会信么?

——现在我倒更愿意相信上帝是残忍的,死跳蚤曾经无数次嘲笑过我的信仰,他说上帝不会接受一头怪物的祈祷,无论我多么虔诚他都会对我装聋作哑,壁画里的男人也预言说我终有一天会背弃自己的信仰,所以现在我是该背弃自己的信仰还是心怀着绝望以卑微到尘埃里的姿态向上帝祈祷呢?如果我背弃了自己的信仰,那上帝该是有多不公平啊,即便死跳蚤现在已经死了,地球仍在绕着他的意愿旋转,可他是无神论者,他不仅不信仰上帝还欺骗上帝,为什么他倒成了最后的赢家呢?为什么他总是对的?该死……为什么这家伙永远笑得一脸得意?

——可是他死了,但你没有,为之庆幸吧,哥哥,上帝至少赐予了你一身怪力

——你要我为了被人害怕、被人疏远、被人嫉妒而庆幸么?我连他都保护不了……我从一开始就被他牵着鼻子走,我在他眼里就是一颗棋子,一具傀儡,你不知道,他那时就那样不由分说地冲了上去,然后又不由分说地命令我把艾莉娅送回来……

——等等……合着是他命令你把艾莉娅送回来,而不是你自愿把他一个人丢在那儿的?

——没错,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想让我把他一个人撂在那儿

——我明白了,我会去向国王呈辞的,别担心,他今天晚上兴许就会召你过去

——你怎么知道?

——因为折原临也的死根本不是你的错,既然你履行了他的命令,你这么做便是正确的,而不应为他的死承担任何责任或是付出任何代价,国王纵使心里对你有所不满,他也不可能强行让你背锅,那样做是不公平的,而他儿子的死并没有从根本上损害他自身的利益,他没有理由为此左右公正的天平

平和岛幽就是这样,他看似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实则却比任何人都要明事理,那双死鱼眼看似无神,却仿佛能洞悉一切,他总是能客观地将每一个关键点串联起来并让事实真相浮出水面,平和岛静雄有时候真嫉妒他
//////////////////////////////////////////////////
果不其然,折原四郎在那天晚上把平和岛静雄召了过去

——我本来是打算给你留一个月观察期再放你出来的,鉴于你母亲这两天替你说尽了好话,你弟弟今天下午又跑来跟我据理力争,我再不把你放出来就太不够意思啦~ 那小子真是不可思议……我本以为他和他父亲一样也是个性格腼腆不善辞令的家伙,当然,他话确实不多,他不像临也,老喜欢往句子里掺些花里胡哨的修饰语,思维又跳来跳去的令人捉摸不定,照你说的,像只跳蚤……他说起话来实在太有条理了,我是说……你简直不可想象,他就站在这儿,摆着张扑克脸,语气毫无波澜,仿佛一块会说话的石头,从他嘴里蹦出来的每个字都那么凿凿可据、一针见血

——嘛……幽就是这样子的

——天哪,我真想给他和临也安排一场辩论赛

——赢临也其实并不难,我都赢过他好几回

——哈哈哈~ 他那是和你闹着玩呐,他和你弟弟是两个极端,他擅长的是诡辩,你应该对此深有体会吧

——可不是嘛,整个世界都被他给忽悠进去了,我都不晓得他和我说的那些话里究竟有几分是发自真心的有几分是在演戏……他演戏的功力和幽也有得一拼

——哇哦~ 这算是天作之合么?虽然我完全想象不出他俩相处的样子

——我打赌临也不会对他感兴趣的,幽太聪明了,不像我,死脑筋暴脾气,虔诚的傻子,愚蠢的怪物……还记得吗?当初您让我成为他的侍童的时候我还专门跑来和您抗议来着,现在我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并且…习惯了他的存在,他却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迄今为止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有何意义,我被他捉弄,又被上帝愚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才会遭到此等诅咒?

——正如你弟弟所言,你什么也没做错,这是银狐的诅咒,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把那间阁楼送给临也

【差点忘了,死跳蚤有关西境那件事的真相还藏在那儿……】

——您派人上去收拾过了么?

——当然啦,总得有人去处理那些鸽子吧,况且地震过后,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什么小刀啊、地图啊、棋子啊全部都散得一塌糊涂,佣人们费了老大劲儿才把那里收拾干净

——所以……那里现在是被清空了?

平和岛静雄心里又凉了半截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以后再有人跑上去,我还让他们把那里给封了,怎么?你还想上去瞧瞧么?

——不,我只是……算了,不说这个,快切入正题吧,您的时间很宝贵不是么?

——呀咧呀咧~ 真是急性子呢,静雄君

他终于搁下手中的鹅毛笔并抬眼看向平和岛静雄

——你想加入亚罗骑士团吗?

——我……可以么?

——玩过骑士团的锡兵游戏么?

——嗯

——那你应该很熟悉里面的职阶,马童、跟班、随从、伴随战斗员、轻骑兵、骑士,你就先从马童当起,然后一级一级升上去,这感觉不错吧~

——您认真的么,陛下?您不打算惩罚我了?

——我哪敢惩罚你啊?你可是人形兵器诶

【你可是大名鼎鼎的人形兵器诶~】

想到折原临也在进入城堡探险之前也曾用同样的语气嘲讽自己,他忽然心塞得要死,事实上自从这家伙死后,听见“人形兵器”四个字对他来说就好像被扇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别调侃我了,陛下,纵使这件事错不在我,您若是对我心怀不满也可以对我泄愤

——够了,我们遭的罪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因为我儿子的死闹出更不愉快的事……身为国王,我拥有仅次于上帝的权力,身为人形兵器,你拥有超乎凡人的怪力,可在死亡面前,我们俩都无能为力,这就是现实,而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有接受现实,为死者难过是无济于事的,我不能用悲痛的锁链将你囚禁,你也不能就此一蹶不振,唯有跨过这道坎,生活才能继续,艾萨临才有未来

闻言,平和岛静雄沉默不语,手里翻来覆去地旋着那枚银狐戒指,折原四郎沉吟了良久,尔后继续开口说道

——你知道临也那小子有自言自语的毛病么?

——说起来……我还真听到过一回,就是在西境的那天晚上,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我过去的时候刚巧听到他说:“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呢,路西法先生”,听起来就好像在和心中的魔鬼对话似的,不过这也没啥,那家伙脑子里的想法估计只有魔鬼才能理解

——是么?我倒是没听他说起过路西法,我只听他念叨过小静、草履虫和怪力笨蛋,“你为什么要相信上帝呢,小静?你在我身边呆了这么久,难道没有发现你的命运是由我操纵的么?”“这个故事本该有个更好的结局,但为何偏偏要以悲剧收场?因为你是个怪物,怪物才不配拥有幸福”“之前发生的种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成为我的骑士,我不该在你面前戴上假面,我不该让你变得越来越像个人类,所以现在是时候结束了,放心吧,我会撕裂浮华,让你重新变回一个怪物,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让你亲手毁灭这一切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让你杀了我”“该死的小静,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

——我不明白,你们俩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到后来还是很讨厌你么?

——正如他说的,我什么都不懂

他恨恨地咬了咬下唇,并将戒指紧紧攥入掌心
//////////////////////////////////////////////////
< 一天前 >

折原临也在午夜时分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地废墟里,身边空无一人

【居然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新罗那狗娘养的】

他刚想撑起身子,背部牵起的疼痛便使他不禁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毛毯从他肩上滑落,他这才发现自己裸着上半身,肚脐以上部分被严严实实地裹了几圈厚纱布,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似乎已经被那家伙用烧沸的酒精处理过了

——啊……我干脆死了算了

当发现自己被长木条固定着的断腿半点也动弹不得之后,他舔了舔缺失的门牙,伸展了一下身上为数不多能动的关节,然后再一次脱力地躺倒下去

——你这次又杀人了,而且还一口气杀了十个,折原临也

他听见路西法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这下你满意了吧,路西法

他阖上眼睛,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得不说,你的进步大大超乎了我的预料,照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摆脱良心的束缚,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杀手了

——哼~ 作为一个魔鬼,你未免也太乐观了,路西法……要知道,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

他抬起病态苍白的手触摸空气中无形的黑暗,妖红色的双瞳倏地睁得老大

——我发誓,从今往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再也不会动用这个诅咒杀死任何人了
/////////////////////////TBC/////////////////////////

 

 

 

 

 

 

 

 

 

还有w。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