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静临au】Ace in the Hole 19

  • 转载自 静临吧 @艾郁生

  • 前文链接 

  • 我知道我卡文卡了这么久,会被人打死

  • 所以我决定,

  • 先不告诉你们我什么时候会更(抱头逃走)

  • 以下正文

 

 

 

 

这里唼(对我的新名字)

 

 

 

 

 

虽说置身于重重伪装之下,但重见天日后的第一缕阳光还是使折原临也不禁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卡萨威尔的贫民区仍旧和以前一样弥漫着一股猪舍、马厩、制革工人的棚屋、酒气和妓院混合在一起的恶臭,街道上的光景甚至比地震前更不堪入目,在这个堪称是全卡萨威尔市容最糟糕的地方,甘乐这一身贵族小姐式的时髦打扮惹得路上衣衫褴褛的穷人们无不侧目,简·A·克罗切心里直打鼓,她从没见过有哪个想要掩盖自己身份家伙穿得如此招摇过市

——他们都在看你

她对他小声说道

——就当他们不存在吧,表现得自然点,简妮

——上帝啊,这条裙子可是要整整四十块金贝尼呢,你为什么非得要新罗如此破费?

——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我要是穿得太不起眼,那帮家伙就不会把我当回事

——唉……当女孩子真是不公平,讲道理,我要是男的话,我爸就不会把我卖给人贩子了,而且当女孩子不仅不能继承家业,还得绑束腰、要来月事、给男人生孩子、还会被人强暴……

——虽然我不知道月事是什么玩意,但是被强暴……天哪……这果然是普遍现象么?我见过好几次……在街头巷尾……那些姑娘实在是太惨了……我不知道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看不过去还是怎么地……别人都视若无睹的样子……我也只能装作没看到了……但事后脑子里一浮现出那个画面还是觉得浑身难受……你应该没被人……过吧?

——我?不……我是说……当然没有

——那就好,既然你决意跟随于我,我就绝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折原临也没有转头看她,便也没注意到她把自己的下唇咬出了血

她跟着他穿过几条幽深的巷子,期间不时有人不怀好意地将他拦下,然当其挑明了自己的身份,并用情报界的行话与之交谈了寥寥几句之后,他们脸上便浮现出了或尊敬或谄媚的笑容

——独眼龙格瑞斯还在老地方么?

——没错,那酒馆最近貌似被达拉斯的人给承包了……您以前也来过这儿么?

——嗯哼~

——为什么我对您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因为那时候你的眼里只有假面狞猫,没办法,王子殿下可是东境情报界的传奇,与他比起来我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罢了

——别这么说,甘乐小姐,是我孤陋寡闻,要是我见过您一次肯定会记住的

——可是我知道你,克里斯先生

——您是怎么知道的?

——秘密~

——真是万分抱歉……作为补偿……刚才那些情报我就算免费卖给您了,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成为你的线人

——噢~ 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克里斯

——哪里哪里,只要您能开心,这点小事根本无足挂齿

待两人走远后,折原临也不禁得意地吹了声口哨

——哼哼~ 一群死萝莉控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连面具都没摘他们就肯为你做到这份上?

——要知道,欲擒故纵这招对异性来说永远都是管用的,神秘感可以吊住他们的胃口,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都已经对我用尊称了,这说明他们把我当成了贵族千金,自然也就不敢对我有所轻慢,其实吧……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但是我感觉男人对女性的态度主要取决于她的身份和地位,要是你表现得很尊贵,他们就会爱慕你、尊敬你、向你献殷勤,要是你表现得很低贱,说得难听点,那在他们眼里就和妓女没什么区别了,要是你还没点姿色,那就连妓女都不如了——他们上完妓女至少会给几块银贝尼,上完你连一个钢蹦儿都不会给

闻言,简·A·克罗切沉默了半晌,随后开口说道

——的确,你说得不无道理,可事实上你现在并没有本钱维持自己尊贵的表象,你身上连一个子儿也没有,而自从折原临也死后,你在与外界信息隔断的状态下生活了整整三十五天了,事到如今,你身上还有多少可以卖得出手的情报呢?

——你是说有关死去的假面狞猫的情报?乖乖~ 那就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

听闻这句话的时候,她简直要对折原临也五体投地了,也许对折原临也来说真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喜欢冒险,与此同时也永远都会记得为自己铺好后路

她跟着他来到市中心的繁华地带,也就是折原临也生前的“东境情报交易集散中心”,渐渐地,一路上向他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她这才明白过来,甘乐过去在东境也是有一定声望的,和假面狞猫不同的是,甘乐的身份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情报贩子,比起情报交易,甘乐的工作性质有点类似于行走的万事屋,道上的人只要找她办事百分之九十都能成,可惜她家境优越,干这事儿并不是为了讨生活,纯粹是一种娱乐消遣,因此在外现身的次数不多,人们要想在镇上找到她多半还得碰运气

——诸神在上,您就是甘乐小姐?

——正是

——真不可置信……我居然能亲眼见到您本人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听人说的,您虽然没有假面狞猫那么出名,但您身上有他的影子,事实上,在假面狞猫身份暴露之前有相当一部分人怀疑你是他妹妹

——哈哈~ 情有可原,不过我和假面狞猫确实私底下交情很深,只可惜这家伙英年早逝

——此前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么?

——知道,有关他的事我基本都知道,他对我是毫无保留的

——这么说……您和他是青梅竹马么?还是说……

——应该是一种类似于知音的关系吧……大概,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想了,那家伙爱的是人类

——好吧……那既然你们关系这么好,那您为什么没去参加他的葬礼呢?

——我去了,只不过没戴面具,你们都没认出我来

——天哪……真希望有生之年能一睹您面具下的芳容

——行了,说正事吧,你是达拉斯的人?

——您怎么知道?

——随口猜的,我正要去找他们

——我带您去吧,西四区1108还是南七区991?

——东三区748

——东三区……748……你找独眼龙格瑞斯?

——嗯……自那次地震以后我一直没来过,听说那酒馆被你们达拉斯的人给承包了?

——嘛~ 地震第二天格瑞斯他们本来是打算过去喝酒的,结果没想到那酒馆被震塌了,不过那几个酒鬼运气不错——他们从废墟里扒拉出一桶完好无损的麦酒,然后就干脆坐在那堆碎砖乱瓦里分着把它给喝了个精光,为了纪念那天的好运,他们合资把这块店面买了下来,一楼改成了酒铺,二楼才是酒馆,他们规定只有达拉斯的人能上二楼喝酒,除非你对上了暗语,否则一楼那老头儿是不会放你上去的

——喝个酒至于么?搞得达拉斯像个什么间谍组织一样,这帮家伙真爱小题大做

折原临也不禁暗自发笑,说实在的,达拉斯在他眼里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罢了,它的队伍变得愈发壮大,没有人想着裁员,如今已变成了“只要是人都能进”的大众化团体,可即便如此,他也无法忽视这群乌合之众的力量,艾萨临之所以会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都是拜这群愚昧无知的庶民所赐,暗杀前任国王的是达拉斯,帮父亲上位的是达拉斯,图谋反叛的也是达拉斯,也不能说他们无知即罪吧,弑君本就是一桩滔天大罪,这群妄自尊大的家伙居然只因为想要翻身做主就把国家的未来交草率地交到父亲这样的恶魔手里,到头来再以救世主的姿态站出来将王座从父亲手里夺下,每当想到这里,折原临也反倒是笑不出来了,确实,他爱惨了人类,可要是他们失去了最基本的良知和道德感,变成了完全意义上的无耻混蛋,那就一点也不可爱了,更何况艾萨临人本就不是什么善类,他觉得达拉斯正在用一种超乎他想象的肮脏手段让艾萨临逐渐走向失控,这还是他最爱的人类么?他拒绝承认,无论如何,现在他既已获得了自由身,他就可以尽情对这群该死的家伙下手了,无论是利用他们,逗弄他们还是将其挫骨扬灰
//////////////////////////////////////////////////
——呦~ 是什么风把我们的甘乐小姐吹来了呀?

他们走进酒馆的时候,里面已坐了不少熟面孔,但并没有到满员的地步,吧台后正在擦角杯的红发独眼男人一见甘乐便如是寒暄道

——狭海对岸的血雨腥风

她打量着屋内崭新的陈设,一边慢悠悠地踱了进来,惹得其他酒客不住地往她身上瞟

——甘乐小姐的嗅觉果然敏锐,不过我可以向您担保,那些连环杀人事件可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我当然知道,你们达拉斯的人压根没这能耐,如果是西境那名刺客的话倒还有可能,可惜他也早已不是你们的人了

她瞄了一眼身边的几位酒客,发现有个家伙欲言又止,想必是差点就把暗杀前任国王的那名刺客给供出来了

——那您为何要为此事找上我们?

——反正这儿都是你们的人,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格瑞斯,据我手里已有的情报可知,这事儿八成是拜兰在背地里搞鬼,那么问题来了,你们达拉斯是不是被那头老狮子给收买了?

——关于这一点,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我们达拉斯无色透明,从不为那些贵族老爷们舔鞋

红发独眼男人刚说完这句话,只见方才带领自己上楼的那名青年连忙凑到其耳边小声说了什么,他仅存的那颗眼珠里的瞳孔小幅放缩了一下

——这样……原来假面狞猫早已料到自己难逃一死,因此在死前将他所掌控的情报全权托付与您了么?

——不,他并不知道自己会死,他的身份是被爱德华,也就是西境那个反叛了你们的刺客所出卖的

——你是说那个叛逃之前还杀了自己两名同伴的刺客?

——其实吧……那两个达拉斯是假面狞猫杀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事实确是如此,那家伙亲口对我说的,他说他那是无奈之举,他早就知道了你们的谋反计划,那天他将自己王子的身份隐藏了起来,并通过门田京平潜入了达拉斯,打算用这条情报要挟门田京平成为他的线人,谁知那小子的两个搭档竟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于是计划在当晚绑架他并……

——什么?这么大一桩事我咋不知道?

——什么啊?假面狞猫都已经死了,门田京平居然还没把这件事上报组织……这小子难道不知道那桩惊天大阴谋被假面狞猫攥在手里对达拉斯来说有多致命吗?

——睡狮家的私生子?那小子已经退帮了

——退帮?为什么?我听说那小子是个忠义之人,怎么说退就退了呢?

——因为我们和拜兰亲王达成了协议,那小子厌恨他老爹,偏要和他对着干,所以就……妈的!见鬼,我说漏嘴了

先前那个欲言又止的家伙终于忍不住道出了真相,见其慌忙捂住嘴的窘迫样,折原临也竭力憋住笑——他差点因此暴露了自己的真声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打开天窗说亮话嘛,格瑞斯先生,欺瞒我对你来说毫无裨益
////////////////////////TBC//////////////////////////

 

 

 

 

 

 

 

安静等更。

 

 

 

评论(1)
热度(6)